Matters | 从大陆寄给达明的情书:我欠你们很多眼泪要到现场还

原文转载自 「中国数字时代」 (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20/11/matters-从大陆寄给达明的情书:我欠你们很多眼泪要到/ ) By 一朵后浪

预计阅读时间 0 分钟(共 0 个字, 0 张图片, 0 个链接)

作者:张洁平

img

我是從這張IG上的圖片,知道達明一派在2020年11月的香港開演唱會時,有許多大陸粉絲,因為疫情和各種原因無法到香港,以這種形式送上給達明的情書。感謝當事人的信任,因為各種機緣,我看到了這四十四頁A4紙,也從中知道,這遠遠不只是粉絲對明星的熱情,而是如其中一封信裡所寫的:「对人类的爱,对那些被侮辱与被剥夺者的爱,对被压迫者的爱,对自由的爱」,當然還有,對香港的愛。

令我印象特別深刻的有幾點:寫信的人們年紀好小,甚至有許多現在還在念中學!寫信的人們,有不少來自北方省市,但許多人堅持寫粵語口語、打繁體字,甚至手寫繁體字!許多人都提到了,達明的歌令他們學會愛人,愛自己,而不是任何抽象的宏大敘事。許多人提到,達明和其他香港歌手,令他們開始翻牆:「我記得菇被下架那天,應該是第一次,你們這班人的立場如此鮮明地擺在我面前。那天我一點都沒有遲疑,我好興奮,我知道我們是一樣的人。」許多人都提到,還沒有機會到香港看現場:「等我再長大一點能自己賺錢買票的時候⋯⋯我欠你們很多很多眼淚要到現場去還的。」

獲得了其中19位當事人允許之後,我精選了這些書信中的部分,轉載在這裡,與大家分享。

0.

給亲爱的达明一派:

我是来自內地的B。用简体字与普通话书写这封长信的开头,是因为想让你们知道,一群没办法来看你们的人,一群没办法听到你们的人,仍然在为你们撑着,仍然在为一座城市撑着,仍然在为美好世代撑着。这几晚不能到场的我们,身在大陆的不同城市,为你们写下这些文字。写过,便当来过,爱过,便是撑过。

亲爱的达明,大陆的乐迷想告诉你们,Be an umbrella for someone who feel a little bit different,你们做到了;时代遍地砖瓦,却欠这种优雅,你们做到了;为时代而歌,做真正有责任感的艺术家,你们做到了。而你们,永远不孤单,香港,永远不是一座孤城。有我们在,纵使离高墙最近,纵使艰难。

沙滚滚,但愿彼此珍重。愿今夜,以及未来的每一夜,世上所有地方都有满满的爱,愿我们爱的城市,我们生存的土壤,捱得到新天地。

以下,来自七十位失落各处的,灯光里飞驰的孩子,送给两位我们爱的惨绿青年。

1.

我们是来自大陆的,灯光里飞驰的孩子们。来自北京、上海、天津、四川、重庆、广州、云南……来自这世上的任何一个地方。有的还在读中学,有的在读大学,有的在工作了。但是因为喜欢达明一派,我们从世上每一个角落相聚,你说我们不是孤独的,是的,因为喜欢你们,我们不是孤独的。菇说,香港有你,真的很好,我想告诉你们,大陆的玛嘉烈们,惨绿青年们,能够听你们的歌,能够认识永远无畏又有力量的你们,也真的很好。我们想念你们呀。(From云南)

2.

17年你曾說,David Bowie是一把傘,我想說,你們又何嘗不是撐住我們的大傘。世界正在割裂,是明哥你的發聲,你們的音樂,讓我對當下周遭的種種敗壞還能有所希望,不至於絕望。深圳河,確乎是將我們彼此分開了,但高墻總將傾覆,我們總會見面的,不是嗎?總有一日我們又可以在南方舞廳不枉這年般跳舞歌唱。如今活在北地,我每日在404和禁止訪問裡找尋關於你們的種種,謝謝明哥、達叔、何菇、夕爺……你們的真與善教會我要守住公義和良知。永远支持。HK加油。 (From 浙江 Y)

img

3.

我有幸赶上了达明一派在这片土地的末班车,见证了歌曲、视频、从存在到一夜之间消失,见证了我们用谐音用简称用任何可以的方法逃避审查。希望下次派对,我们一定要在现场相见。任岁月再坏,我们都撑达明一派!(From 山東 95後)

4.

碍于GFW的阻隔,直到2017年,我才知道香港有一个这么好的乐队,我在国内互联网大厦的缝隙间不断地搜寻达明一派的遗迹,翻过高墙隔着屏幕同你们一起欢笑或垂泪。你们的歌声陪伴我度过了许多个日日夜夜,你们对社会的关心让我深受震撼。在认识达明一派之前,我从未想过歌曲能跨越如此之广的范围,更难以想象人能够在社会中散发出如此耀眼的光芒。我反复看明哥的爱的教育,看明哥对于封杀的看法,看亲爱的玛嘉烈,看自由之夏,看家明,看撑,这就是我深爱的人啊,灵魂内有信仰抢不去,一无所有,却握紧所有荣光。我永远撑你们。祝你们在乱流下平安。(From 四川 16歲)

5.

你们的歌伴我成长,是我音乐上的精神养分,但说来惭愧,我直到2019年才真正听懂达明一派,真正明白了你们唱的是什么,你们想表达的是什么,想要告诉我们什么。2019年对于HK来说是沉重的一年也是自由的一年,然而彼时的我身处墙内网络,看到的只有无尽的被删减、挑选的新闻报道,在一边倒的舆论氛围下,对你们的喜欢也开始动摇。2019年五月你们的音乐在内地的音乐平台上消失,同年的九月,mylittleairport、CAllStar等一批歌手也消失了。在「政治正确」和对偶像的热爱之间,我陷入了深深的懊恼与伤心(心想怎么我喜欢的歌手都是港独呢哈哈哈哈),甚至一度想要割席。直到我看见《回忆有罪》的mv,我在震惊错愕中看到了那些被消失的真相,在极富冲击力的画面和沉重的音乐中,我的思想悄然发生变化。在了解得越来越多之后,我终于和那不在乎每个具体的人的「爱国精神」「集体主义」彻底割席了。你们的音乐针砭时弊、关爱社会,跨越三十几年都未曾过时,以「爱」为精神内核,爱香港,爱香港人,爱每一位内地的朋友,你们爱的是一个个具象化的人或物,而非抽象的国家与民族。你们的音乐引领着我们这些灯光里飞驰失意的孩子,不要与恶为伍,不要在不公面前噤声,不要放弃希望,要继续爱下去,爱身边的朋友,爱世上一切善良的人与物。谢谢你们,今天世上所有地方都有人在热爱着你们,无论时势怎样坏,爱都会支撑我们走下去,不是吗?(From 四川 00後小A)

img

6.

好多个难熬时刻都是你们的歌拯救了我。希望不久的将来能相见,我也会永远站在你的一旁,像你撑住我们那样撑住你。(From 內地 S)

7.

高一時第一次聽石頭記,就被明哥把聲深深吸引,看港片時也总能見可愛的達哥的身影。整個中學時代都有您们音樂作品的陪伴。入大學后慢慢了解到了更多,也更加的敬佩您们,因為明哥我看到了更加真實的社會和世界,明哥讓我知道我們可以不被這個世界所限制可以選擇自由,可以自得其樂的淌在洪流當中。真的是天越暗,明哥的聲音越亮!願您們和其他手足們都一切順利!(From 新疆 T)

8.

我知道,他們能禁止的是那些人與那些歌,禁止不了的是一顆顆嚮往自由的赤子之心。我們定會再見。(From 汕頭 H)

9.

小學到初中我一直是主流思想輿論控制下的愛國少年,然而有幸有兩契機使我懂得更多,一是有次無意中發現咗六四,我對一直以來深信不疑的愛國主義產生懷疑;二便是我通過明哥的歌了解了達明的歌,通過達明的歌體會到文人對時代的哀思。我由此往更深的地方探索,而你們是引路人。(From 內地 K)

10.

高中,K和我忙著在晚自習裡偷聽阿達阿明,考試排名不分左右忠奸,高分女神永遠kiss us goodbye。和K同寫小說,就寫「共你悽風苦雨,共你披星戴月」。不敢再見著阿達和明哥站在一塊去演曲,只覺得淚水上湧。六四是一種,中環是一種,雨傘是一種。沒有哪一個時代需要我們,但是沒有哪一個時代能缺少我們。只祝願繼續向前撐吧,總該有那一天。(From 內地 K嫂)

11.

多谢你们在简体中文世界短暂的停驻,让我第一次开始思考世界、社会,然后终于明白,爱每一个血肉之躯比崇拜没有生命的制度机器更重要;可爱比美丽更珍贵;保持一颗清楚明白的心比做一个受欢迎的人更需要力量;明白最温柔的其实也最坚固。(From 內地 E)

12.

达明一派,连同香港的一班音乐人,林夕,何韵诗,黄伟文,周耀辉,mla等等,你们让我成为了今天的我。从你们的音乐中,我感受到了爱,但是这种爱不是这片土地容许的,这是对人类的爱,对那些被侮辱与被剥夺者的爱,对被压迫者的爱,对自由的爱。我记得菇被下架那天,应该是第一次,你们这班人的立场(不止是政治)如此鲜明地摆在我面前。那天我一点都没有迟疑,我好兴奋,我知道我们是一样的人。

明哥,我决定了,我要去香港读研。我好怕这座城市消失啊,我想和你们站在一起,一起做一点什么。然后会回到内地,希望这里也会变好,我们一起期待吧,我知道你也等着那一天。(From 四川 爱自由的空想家)

img

13.

在尚且稚嫩的年齡,便認識了一班同樣喜歡達明的友鄰。令我震撼且感動的是,擁有任何身份,懷揣任何觀念,任何的邊緣群體,基督徒,同性戀者,情緒病病患……我們貧窮或富有,年少或年長,樂觀或悲觀,我們同處一個網絡社群,我們揭開一切標籤赤誠相見。因為達明,明白性別可以多元,人可以多元,立場可以多元。

達明與香港,給了我另一種身份認同的方式,給了我另一種思考自我的可能。

逐漸將一座陌生的城市變作「我城」,逐漸將一些陌生的面孔——如你們,變作給予我最多力量的精神支柱,逐漸接納與包容不同,逐漸思考文化與社會更美好的未來。

我真切地想講,感謝達明給我的一切,感謝香港給我的一切,也真摯地想盡力為我們的城市,我們的世界,做更多,真摯地希冀,永不要唱挽歌,永不要嘆末世。活下去,唱下去,愛下去。(From 北京 B)

14.

想起来自己在生活里很怯懦,做过最叛逆的事情可能就是在2016年全大陆封杀菇的时候去香港支持了她的演唱会,在演唱会上还看到了明哥。只有感觉那次自己和霸权做出了对抗⋯⋯(From 杭州 S)

img

15.

我是明曲晚唱台北站听《下流》哭了的那个小男孩,这首歌陪伴我度过了我最难捱的时刻。我从小就比较叛逆,而你们的歌曲和演唱会上的那些话让我有了更深入的思考,真的很感动有人愿意站出来发声,提醒我们该被记住的事。最让我感到温暖的就是台北那一次明哥说:「我们不是孤单的,我们有大家。」而后在一次和朋友的香港旅行中,碰巧遇到反送中游行,我真的很难过,有学生跳楼死了,于是我第一次站出来——与霸权抗争也好、为生命默哀也好、为了明哥演唱会上提到的公义也好——我觉得我该做点什么(就像你们用音乐感染着我们),改变这个世界。我向香港友人要了一束花,献给那些死去的学生,也表明了我是大陆来的,大陆也有反对恶法支持你们的人(当时好害怕回去的时候被关小黑屋),但我还是鼓起勇气走进了游行的队伍。这是我再一次在人群中感受到温暖,就像《撑起雨伞》唱的那样:「一起尽管不安却不孤单对吗。」(From 江南  学了一个月游泳就想偷渡过来看演唱会的F)

16.

千言萬語哽在喉,最想講的都是這句,多謝你們在這個時代發出影響了不少人的光芒,多謝你們仍然守護著這份信仰。(From 內地 Y)

17.

無論我們身處何地,無論年齡,國籍,性別,性取向,只要我們有相同的信念,我們就是同路人。(From 廣東 S)

18.

有很多說話不能講出來,藉由歌聲去表達更能抒發自己,而這些東西是很多國語歌或者簡中環境無法給我的,幸而還有廣東歌,還有廣東歌壇的你們一直堅持下來,一直能夠帶給我很多鼓舞。

當見到香港市民為自己的訴求多次發聲,即使被驚嚇被阻擾也從未斷過,十分感動之餘,也為你們擔心,擔心有朝一日香港會步廣州後塵,一點點被侵蝕,喪失自我。我真的十分敬佩、十分感激你們所做的一切!我想講,撐下去!你們並不孤單,廣州歌迷是你們堅實的後盾,一河兩岸,同飲一江水,同聲同氣自己人,永遠與你們站在一起。(From 廣州 L)

19.

四面都是牆的時候,有的人可以回到愛裡。多謝你教會我,去愛每一個有血有肉的人,去愛每一個獨立的個體,而不是去愛一個冰冷的機器,也不是一個忽略渺小而美好的個體的宏大敘事。(From 溫州 J,手寫)

img

J的手寫信

The post Matters | 从大陆寄给达明的情书:我欠你们很多眼泪要到现场还 appeared first on 中国数字时代.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