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囚犯到科技公司工程师,是代码改变了他们的人生

摘要转载自 「一亩三分地Warald」 ( mp.weixin.qq.com ) By 一亩三分地Wa

预计阅读时间 0 分钟(共 0 个字, 0 张图片, 0 个链接)

大家能想象一节平平无奇的代码课上,认真听讲的学生们实际上都是曾因抢劫谋杀等罪行入狱的囚犯吗?最近,一则关于美国监狱为罪犯提供编程课程的新闻又火了。

其实这已经不是一个“新”闻啦,这是由圣昆廷州立监狱于2010年推出 “最后一英里”(The Last Mile) 的科技孵化项目。

“ 以前超过67%的州的囚犯都会在3年再次入狱,但我为我们的毕业生感到骄傲,他们中没有人因再次犯罪而重返监狱,他们都走向了正确的道路!” 监狱课程创始人James Cavitt说。

这个项目不仅会教学员编程技能,还会教他们技术创新、商业和企业家精神等,帮助他们出狱后可以带着生存技能走向正途。

“最后一英里”成立的原因

“最后一英里” 的项目创始人Chris Redlitz和他的妻子Beverly Parenti此前做过一个调查:

在加州,政府花在监狱上的钱甚至比高等教育都要多,每个囚犯每年的平均费用是45000美元,圣昆廷监禁已经为犯人投入了近100万美元。据布伦南司法中心调查显示:“大约7000万美国人有犯罪记录,这个数字相当于拥有大学学历的美国人。”

所以,减少犯罪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这些犯人用自己的双手过上好日子,物质富足后才不会走上打砸抢烧的道路。政府和监狱当务之急就是需要用较少的课程培训费用,获得较少的犯罪率。

不过,不是所有囚犯都能参与这个囚改项目。监狱会对犯人的表现进行审核,进行经过层层挑选。所以囚犯们为了进入“最后一英里”,都卯足劲学习,因为完成了监狱大学课程后才有资格申请这项目。

囚犯认真学习中 | 图 网络

在为期六个月的课程培训中,定期会有来自Redlitz、Parenti、Quora和LinkedIn等科技公司的企业家进行讲座和指导。每个囚犯都可以通过课程培养一些商业理念。在项目结束时,他们可以向风险投资家和项目支持者(如M.C.Hammer)推销自己的商业概念。

“最后一英里”课程 | 图 网络

在已经被释放的6名TLM毕业生中,有5名在科技创业公司实习和全职工作,还有一名创办了自己的网络咨询公司。

对于许多囚犯来说,他们十分想要一个机会来重新成为一位有价值的公民。“最后一英里” 也被视为他们重返社会的曙光。

Code.7370监狱编程课程

“Code.7370编程课” 的创始人James Cavitt就是受益于此项目的人,他之前也是圣昆廷州立监狱的服刑人员。

James Cavitt在“最后一公里”活动当天 | 图 网络

在2013年假释后他就开始设想,他是否也可以在监狱做这样的项目呢?于是他回到家乡加州,开始了他的创业之旅。

2014年,他与监狱合作推出了“Code.7370圣昆廷监狱”课程,这也是美国监狱历史上第一个系统的计算机程序设计课程。

Code.7370编程课 | 图 网络

这项被优化的囚改项目迅速被推广到了加州的另外5个监狱。课程效果显著,不仅降低了当地谋杀率,并且提高了监狱资金投入效益。举个例子,如果项目减少了5%的惯犯,那么就能在未来的10年内节省数十亿美元监狱开支和治安投入。

参与这个课程的很多学员在离开监狱后,都找到了一份连很多大学毕业生都羡慕的工作。

能否适应大公司的编程工作?

Aguirre也是“最后一英里”的优秀毕业生,目前就职于Slack。自2018年进入公司后,他从工程学徒做起,一直做到了现在的全职软件工程师。

其实自成年后,他的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监狱里渡过的。他十几岁就加入黑帮,在2010年时因为参与一起枪击案而被指控企图谋杀罪,判以终身监禁。所以比起公司同事们各种美国名牌大学毕业生的简历,他甚至还没从普通的高中毕业。

能够得到slack实习的机会是因为他在牢中服刑期间,参加了一个由 Slack和TLM联合成立的一个叫“Next Chapter”的项目,旨在帮助犯人出狱后就业于科技领域。

“Next Chapter”的项目 | 图 Slack.com

和Aguirre一起进Slack实习的还有其他两个刑满释放人员Ornelas和Anderson。

刚进入公司的时候,因为对客户数据隐私的顾虑,Aguirre他们在被安排在了测试自动化团队,负责编写测试,以确保其他工程师的代码质量,这个岗位可以不接触客户数据

不过这三名学徒也不负众望,带他们的经理Drew McGahey对他们解决的 "空白画布问题"(没有规定解决方案的问题)的能力十分满意。经理说:"现在看来,他们的监狱经历是很有意义的,因为他们都是在一个无法接入互联网的环境中学会了如何编码。"

Aguirr LinkedIn 截图 | 大家不要去打扰他哦!

在2019年6月,就在Slack上市前几天,因为实习期间表现优异,Aguirre和Ornelas、Anderson都获得了全职职位,并配有股票期权。其实从Aguirre的领英履历就能看出来,他能成为一个著名科技公司的全职SDE并非一蹴而就,而是一步一步靠自己的真才实学。

是“最后一英里”给了他重新做人的机会。他在LinkedIn上写到:“当远离编程时,我会与家人和朋友一起享受生活;或者带着我的相机在湾区散步,通过镜头看世界。”

Aguirr LinkedIn 截图 | 大家不要去打扰他哦!

成为现在这样的人,足以想象他一路以来的辛苦和努力。

除了James Cavitt和Aguirre,还有一位叫Zachary Moore的人也已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了硅谷背景调查公司Checkr的工程师,年薪高达六位数。

“最后一公里” 毕业生 | 图 网络

“最后一英里”项目,自成立以来已经帮助240多名毕业生重返社会找到理想工作,这些人中没有一个人再次回到监狱。他们都有在好好生活,努力成为一位有价值的人。

就像罗曼罗兰所说的那样:“对于成功,99%的努力和1%的天才是不够的,还必须有200%的品德做保证。” 监狱的编程课改变了他们的人生,但他们变好的品格和日渐坦荡的心也让他们重新获得了美好生活。

当名校出生履历优秀的科班工程师怀揣着“科技改变世界”的伟大抱负踏向征程时,这些曾经身处泥泞的囚犯通过上编程课也终于可以自信的说出一句“科技改变了我自己!”

本文新闻部分来自theatlantic、CNN等媒体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点击“阅读原文”或者后台回复:APP

下载一亩三分地看帖回帖更方便!

在APP里可以找到新推出的“交友平台”

开启推送更有“热帖”“重要新闻”的及时推送!


球星标

球点赞

球在看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