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经纪人 | 自由主义的好奇心日报

原文转载自 「中国数字时代」 (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20/09/影子经纪人-自由主义的好奇心日报/ ) By unknown

预计阅读时间 0 分钟(共 0 个字, 0 张图片, 0 个链接)

前言

近期留意到好奇心日报的官网已经打不开,在观察一周后,依然发现好奇心日报的小程序和 PC 端网页无法正常打开。目前,好奇心日报客户端和手机端网页可以正常访问。尚不明确是否为服务器问题,抑或是好奇心日报内部团队有新的决策。所以借着这个主题,在今天的这篇文章集合现有的网络资料为读者聊一聊好奇心日报。

中国媒体人的寒冬

2013 年,庞皎明从财新传媒辞职,之后只身前往香港;2014 年 4 月份,伊险峰辞去《第一财经周刊》总编辑职位(由副总编辑李洋接替),与同在第一财经周刊的主编杨樱、资深编辑黄俊杰联合创办好奇心日报。此前,《第一财经周刊》姐妹杂志《好运 Money+》,因广告业务未能达到预期,最终以停刊而告终;2015 年,媒体人张洁平受投资人邀请,担任端传媒总编辑;同年,江雪辞去华商报调查记者职位发展独 Freelance Journalist 身份,并在微信公众平台创办「雪访」。

好奇心的前生今世

好奇心日报的名字,来源于生活中最稀缺与最可贵的两个东西,想象力与好奇心。

伊险峰在 2015 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相信,这也是好奇心日报一直以来坚持的信条——在人文和科学间找到平衡点的同时,还需对世界抱有一颗不随年龄而衰减的好奇心。”

很多媒体报道说好奇心日报之所以成功,有一半功成是因为它建立在《第一财经周刊》的基础上,行业内传闻一财的同事们要兼顾两者,两边供稿。正是如此,员工之间几乎不需要磨合期,失败的几率也被降低。关于这点好奇心日报的负责人伊险峰和总编辑杨樱则是否认。

在读者视角看来,好奇心日报的成功是因为在内容上取得成功。确实如此,做好内容或者把内容变得有价值大概是是每一位媒体人的一种执念,但现实是往往决定一家媒体的生死之权的并非是内容而是在其商业模式上。换言之,内容和商业模式是共存的,假设一家媒体的商业模式是错误的,内容再有价值依然会面临该有的困境。

以张洁平时任总编辑的端传媒为例,自接入广告模式伊始,因端传媒的目标人群来自两岸三地,所以广告效果一直很差,此外,端传媒的广告团队也比较晚建立。这也是导致端传媒在 2017 年上半年出现大幅度裁员的重要因素,最终端传媒剩下原先团队的 3 成人员,仅保留编辑和约稿能力的人员。

当时还有个插曲,电讯盈科的主席李泽楷表示愿意投资端传媒,原定双方签约,但半路李泽楷突然改变主意。之后端传媒在读者群体的支持下,发起众筹开启付费墙(Paywall)模式,成为第一家开启付费墙的原生中文媒体。第一批付费读者达到 6000 多位。之后,李志德(端现任总编辑)表示,目前端的付费读者已经上升到 33000 多位。

张洁平在端面临困境的时候曾言道,除金主模式外,资本眼里不看 journalism(记者)、content(内容)这件事情,两者最终都是为换得流量。后来,张洁平于 2018 年年中悄然离开端传媒,建立起了 Matters 社区,一个不参与(金主)资本的中文社区。

好奇心日报文章插曲

回到好奇心日报这边,2017 年第一季,在两岸三地还没有一家媒体能做到像好奇心日报这样的,仅在两年半内做到被评为「中国最赚钱的商业媒体」之称,当时在行业内有调查称一家媒体从创办到盈利平均值是 7 年。好奇心日报的商业模式之所以能够成功,其总编辑杨樱介绍,好奇心日报有着明确的目标人群(Target Audience)和提供有价值的内容。

目标人群是 90 后群体,内容则是不负责解决信息焦虑感的问题,做到可以在信息爆炸的环境里为读者提供真正的价值。

在内容上,好奇心日报有着一道规范化的流程。和所有媒体行业的工作模式一样,好奇心日报团队的工作模式同样有四个阶段,选题、编辑、校对、推送。与行业内不同的是好奇心日报在选题的过程强调立场和价值,因其团队不相信存在完全中立的报道,所以便延申出价值这一属性,简单理解,对读者本身无价值而言、对编辑和记者都无法清来龙去脉与价值的选题,都会被 Pass 掉。

此外,为防止文章 PV 影响到记者的,整个环节中记者只需要专心负责内容,后台数据也是屏蔽记者的。校对、推送等工作就落在了负责人伊险峰、总编辑杨樱、联合主编黄俊杰和两位副总编及一位所长(好奇心研究所)。

而作为负责人的伊险峰,有一部分的时间在为好奇心日报的融资找渠道。期间还找到了雷军,但雷军最后没投资好奇心日报,而是投资了伊险峰的前同事何力(界面新闻的创始人)。期间还有个小故事,雷军告诉伊险峰,这是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应当专注移动端。伊险峰则认为读者倾向于在 PC 端阅读深度文章。后来的好奇心日报用户报告中,读者流量 90% 来自移动端。

此前,伊险峰把重心放在 PC 网页端,借鉴了不少国外成熟网站和杂志的排版,为此,还从美国邀请了一流的设计人员帮忙。面对市场的商业模式,比起之前只想做好内容的想法,之后的伊险峰妥协了不少。事实上,当时的好奇心日报已经拥有一笔数额不小的资金,正值考虑 B 轮融资,之前分别在 2014 年获得天使轮、2015 年获得 A 轮融资,天使轮加 A 轮共计 800 万美元。

好奇心日报灾难的一年

“我们处在一个不能过多解释自己处境的时期,不过即使随便讲,或好或坏,我们也没有太多好说的”,好奇心日报在停更声明中写道。

好奇心日报在北京和上海各有办公地点,主体分别是上海佩珀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和北京酷睿奥思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2018 年 7 月 13 日,这一天是 刘 逝世的一周年。当天上午,上海市网信办向上海佩珀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发出整改通知书,要求立即停止违法违规行为。同时将依法对上海佩珀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给予行政处罚。上海佩珀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在好奇心日报平台就此事对读者发布公告,内容称:

我们确实接到了上海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的约谈,他们对好奇心日报的时政新闻报道提出了批评。
好奇心日报的商业、城市、文化和生活方式资讯并没有受到影响。
我们会一如既往地给读者提供高质量的信息服务。
好奇心日报的所有合作、渠道分发都正常运行。

前天下午,上海市网信办会同市工商局、市文化执法总队等部门赴好奇心日报上海办公地点联合执法检查。对外发布信息称,上海佩珀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在上海设立办公场所、非法组建「新闻采编团队」,在「好奇心日报」网络平台上违规提供时政新闻信息服务。针对上海佩珀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存在的严重违法违规事实,上海市网信办履行属地管理责任。

2018 年 8 月 2 日,再度传出消息,上海网信办和北京网信办联合约谈了好奇心日报的负责人伊险峰,之后便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好奇心日报发布公告,宣布停更一个月(8 月 3 日至 9 月 2 日),期间好奇心日报网站、应用程序暂停内容更新,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多个账号一律禁言,好奇心日报 App 在应用商店下架。

这是好奇心日报的第二次整改,虽然这次约谈导致的停更在读者看来并没有给好奇心日报带来内容上的改变,但事实上,伊险峰在 群岛 Archipelago 对其采访中透露,这次约谈导致的停更给好奇心日报的广告业务带来了很大影响,并表示,如果再有一次这样的事件,好奇心日报「就算了吧」。

2019 年 5 月 27 日,距离第一次被约谈的时间一年不到,好奇心日报第三次被网信办约谈,应网信办要求停更三个月。好奇心日报的寒冬就此到来,微博和中文推特传出消息,好奇心日报解散了原先在上海办公的采编团队,团队从原有的 90 多人开始缩减,这些消息在后来也得到官方的证实。从先前一个月的停更对内部的影响判断,不难看出,三个月的停更足以给好奇心日报带来「不可挽救」的局面。

2019 年 8 月 28 日零时,好奇心日报准时恢复更新,并向读者宣布此后将保持 4 个栏目的更新,分别是「大公司头条」、「城市早报」和「为什么读书」、「好奇心研究所」。此外,官方会新增一个叫「蓬皮杜」的栏目,在未来希望与出版界合作,后期或开启付费墙模式。具体可以点击这里阅读我去年写的阅读指南。

图片来源:广西师大出版社提供

好奇心日报灾难的一年里,伊险峰把更多的时间花在的阅读法国文学上;杨樱继续在好奇心日报担任总编辑;而黄俊杰则是在 2019 年期间加入晚点 LatePost 团队,担任主编兼合伙人。

注:「蓬皮杜」名字取自法国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大概率是负责人伊险峰想的专栏名字。

自由主义的好奇心日报

如果列出一个表格给内地的媒体按照主义形式进行划分的话。

截图部分(仅供参考)

中文世界最好的媒体之一

好奇心日报曾回应读者想成为什么样的媒体,“我们希望成为中文世界最好的媒体之一”。“最好” 是指,做一个有操守的媒体、有责任心的媒体、有职业道德规范媒体,就像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都是我们敬佩的媒体范例。

参考资料: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