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津安二郎的日记,关于他淡淡的日常生活和行动

原文转载自 「好奇心日报」 ( http://www.qdaily.com/articles/65106.html?source=feed ) By 好奇心日报

预计阅读时间 0 分钟(共 0 个字, 0 张图片, 0 个链接)

《小津安二郎全日记》

内容简介

本书是电影大师小津安二郎现存个人日记的集大成之作,共四十余万字,收集整理了小津导演 32 册、时间跨度从 1933 年至 1963 年接近完整的日记,记录了他从三十岁到六十岁中生活与艺术的真实侧影。除了日记正文外,本书附录还包含三部分:校异、电影列表、相关人名。

作者简介

小津安二郎(Yasujiro Ozu),日本电影导演,生于东京都深川, 1923 年进入松竹电影蒲田制片厂,任摄影部助理。 1927 年,以《忏悔之刃》初执导筒。 1953 年,他推出了代表作《东京物语》。晚年,与搭档野田高梧一起在蓼科执笔作品剧本。

小津安二郎是国际影坛公认的日本民族电影大师,他的电影经常被作为了解日本文化的窗口。他一生执导的五十四部剧情长片中,有三十七部存世。其代表作除了标志性的《东京物语》外,还有《晚春》《早安》《浮草》《秋日和》等也饱享盛誉。收获的奖赏也不少,如 1958 年以《彼岸花》获艺术祭文部大臣赏及紫绶褒奖, 1959 年获艺术院赏, 1961 年以《秋日和》获亚洲影展最佳导演奖, 1963 年被选为艺术学院会员,成分首次获此荣誉的日本电影导演。

编者简介

田中真澄,日本著名的电影艺术评论家、研究者,以研究小津安二郎闻名。主要著作有《小津安二郎全发言》《小津安二郎全日记》《小津安二郎电影读本》等。

译者简介

周以量,“知日派”文化学者,日本文化(文学)研究者、翻译者,比较文学研究者。译有《小津安二郎周游》、《导演小津安二郎》等。

书籍摘录

解题(节选)

田中真澄

本书呈现了小津安二郎(1903 - 1963)生前所写日记中现存的所有内容。我们这么做的最主要的目的是希望有助于将来人们对这位具有无与伦比世界性的电影作家进行新的研究。在现存小津的手册以及笔记本等当中,可以确认是其日记的部分达三十二册之多,其中既有片断性的记述,也有兼具日程表性质的内容(但以日记体记录之外写成的内容并不包括在内,而且在同一册日记本中,除日记本身之外,还有日程表上记述的日记性质的内容,在本书中,我们对此加以了区分)。这三十册日记本中,有二十册保存在小津家里,有十二册于 1989 年在已故的下河原友雄的家里被发现,这十二册日记本后来返还给了小津家。三十二册日记中,有三十册(1935年其二、1936年其二除外)使用了各种小型的手账式的日记本。这些日记本的内容全部收录进本书。这是现在我们能够阅读到的小津安二郎日记的全部。

我们了解到,小津安二郎现存的日记仅相当于其后半生大约一半时间的内容。我们期待能够发现小津其他空缺部分——无论是哪一部分——的日记。但现实是,我们暂且认为,本书收录的三十二册日记本是现存小津所有的日记内容。

仅从形式上来看小津日记的话,每天的记述相对来说比较短,这是日记的特点。这或许是因为小津基本上使用的是小型的手账大小的日记本,因而受到“空间”条件的限制。但是,正如1935年“其二”的日记那样,虽然小津使用了大型的日记本,但其记述的内容却显得有点少,尤其在“深川·蒲田篇”开始,其记述之短小,似乎是必然的。

小津日记基本上是淡淡的日常生活和行动的记录(包括“终日无为”这样的非行动性的记述),但在“深川·蒲田篇”里,与日常的记述截然不同的思维、形式、内容呈现在纸上。例如,本书开头的 1933 年正月的日记,作为日常生活的记录,我们只能看到他曾下榻在赤仓的高田屋旅馆。但实际上此时栗岛澄子一行人也曾住在这个旅馆,他曾担当朋友以及栗岛的滑雪教练。在日记里,这一点丝毫没有记录。这并非有什么难言之隐,而是他认为这是没有必要记述的事情。

小津在开始写这个日记的时候,或许他并没有打算如实地记录下每一天发生的事。这个时期的小津日记,其日常生活、行动的记录都是有选择性的,也就是说,记录下日常生活中能够引起反顾的心像风景的残影是他记日记的目的。这也许是他的文学趣味所带来的结果。或者说是青年气盛的结果。箴言警句越短越有效果,其表达方式是暗示性的,也是譬喻性的。这些年轻时的力作逐渐向娓娓的事实记述方向发展,小津日记的文体变化成为客观的记录体,较之于其后来包含诸多传记性、年谱性的信息的通俗易懂的内容,这个时期晦涩难懂的表达方式似乎更多地展现了其内心的状态。

相形之下,小津战后的日记更加通俗流畅,他记录下日常生活中不断重复的状况以及缓缓流动的每一天。即便是偶尔发生的一些大事,在记述方面,小津都将它客观化,我们在日记里只能看到他心情微微波动的痕迹。小津安二郎的生活和行为空间被呈现在我们眼前,但丝毫没有溢出日记本狭小的空间。正如他的电影一样。

一九六一(昭和三十六)年·其一

▲酒适可而止。工作适可而止。

应知生命剩下来的时间不多了

▲应知酒是慢性自杀。

▲一日两餐。

  胆碱茶叶碱 〈Eisai〉 1

  激肽释放酶〈拜尔〉1

  心脏激素剂〈帝国脏器〉2

  萝芙西隆制剂〈①〉2

  新年似已到,路旁石佛像,白雪一身罩。


1 月 1 日 星期日

晴。

在信州[迎接]元旦。在 Tan 熊的重箱喝屠苏酒庆祝。野田夫妇、俊夫、秀行、真规子。

中午,年轻人去滑冰。老人睡午觉。晚上,吃鸡肉火锅。吃得很饱。下河原打电话说要来萝科,但没有来。

1 月 2 日 星期一

阴。

秀行、俊夫、真规子六点起床,前往雾之峰,去滑雪。中午过后,下河原来。恳谈。

晚上,吃西红柿煮牛肉、臭咸干鱼。喝酒。给各位打电话。官川、须贺、藤本、司、若尾、清水、山内、厚田、绿等。

1 月 3 日 星期二

阴。

袈裟市来。今村昌平来。秀行、真规子坐巴土回去。大塚和方夫妇来下河原睡午觉,跟山岳一样。田宫二郎来。

上床之后,藤本打来电话。与千叶、原、三船、越路、小泉、桂树、藤本的母亲交谈。给梅园宾馆打电话,与佐田、淡岛交谈。

1 月 4 日 星期三

雨夹雪。

黎明时,雪变成了雨。田宫去滑冰。去看。在万叶[堂]喝牛奶。

蒲家的孩子来。搬到无艺庄去。做醪糟鲑鱼。井上和夫(男)、和子来。

下河原夫人来。田宫因工作而回去。

1 月 5 日 星期四

晴。

在围炉边度过一天。在微弱的阳光下,远处的山峦看上去很美丽。

晚上,吃牛肉火锅。井上夫妇回去。

题名:《我的时间》。另一方面还考虑交通等问题。

1 月 6 日 星期五

晴。

天天是好天。五点半,厚田、山内、绿、北川带着许多礼物来无艺庄。

喝萨摩酱汤。酒宴。夜深后,下河原夫妇回去。

唱《萤之光》*。

*辞旧迎新时或送别时,日本人喜欢唱的一首歌。它采用了苏格兰民歌的Auld Lang Syne(我国译为《发谊地久天长》)的曲调,重新填词构成。填词者不详。1881年收录进《小学唱歌集》。

1 月 7 日 星期六

晴。

下午,北川回去。叫上今村昌平吃醪糟蛙鱼。喝醉之余,放声高唱。肚子的状况不好。与厚田、山内、绿呈字形,躺在被炉里。

半夜,藤本从 Espoir 打来电话。

MEMO

O 伐竹信浓国,剃须照镜子。远山映镜里,白雪遮山体。

O 伐竹信浓国,山峦映镜里,独居颇凄凄。

——我自剃胡子。

——剃胡须[者]是我。

1 月 8 日 星期日

肚子的状况不好。三上真一郎来。与俊夫前往泌汤的游泳池。

午后,一人在白雪斑驳的高原上散步。心情非常好。

将此前的西红柿煮牛肉重新煮过。牛排。喝酒。

题名基本上定为《小早川家的秋天》。

相扑第一场。第一天比赛开始。

1 月 9 日 星期一

雪。后,晴。

小雪霏霏。中午,山内、厚田、绿、三上回去。东宝的金子、寺本两人来。喝萨摩酱汤。吃黄油烤鸭。与两人在围炉边闲聊。及至一点。

1 月 10 日 星期二

雪。后,阴。

早上,野田夫妇来。吃牛肉火锅。

金子、寺本乘坐三点的火车回去。

喝醉之余,一人睡午觉。关上无艺庄的大门,前往云呼庄。

吃得很饱。读《极乐蜻蜓》。读到深夜两点。

与清侃大山,侃到十点。

1 月 11 日 星期三

雪。

一点半车来。去了趟茅野中央医院,看望利市。乘坐三点九分的车。

从从容容。玲子已经到新宿了。在东京站与俊夫分别后,乘坐电车

回家。与月森同车。

回到久别的家里。

1 月 12 日 星期四

晴。

非常冷。晚起。洗澡。睡午觉。冷。在电视上看相扑第五天[的比赛]。很罕见地没有小酌,[而是]早早地上床睡觉。阅读枕边杂书。不喝酒的话,肚子饿得快。半夜,吃奶酪。

1 月 13 日 星期五

阴。

晚起。洗澡。早上喝酒。中午睡觉。醒来后,在电视上看相扑[比赛]。大鹏负于房。朝汐负于鹤。收到上森送我的越前蟹。晚上,小酌。很香。

很冷。

在户发生三轮摩托与电车相撞事故。

1 月 14 日 星期六

晴。

下午,北川来。收到加藤荣三送我的素描。一同去东京。前往东宝。见到藤本。叔金等本、千叶前往宾馆的酒吧。出井。Espoir。

Bubuya。乘坐铃木的车回来。

久我美子发布婚约。

MEMO

O 伐竹信浓国,山峦峰连峰。初春照镜子,山峰映镜中。

O 大山深处细雪飘,薪火闪火苗,酌酒一杯醉逍遥。

1 月 15 日 星期日

晴。

平兵卫与和子来。于是,我起床。在玄关处正说话时,桥本明治夫妇与北川来。送给我色纸。晚上,[参加] 饿仓会。盛会。让佐田用车送我回来。送他年糕。

朝汐输给了安念。输了两场。

1 月 16 日 星期一

晴。

中午,乘坐《伊豆》[号] 前往大仁。蓬春、魁夷、宁、明治、荣三、沙伊、入江侍从、多闻堂、喜(贵)多川、小林茉莉子。总共十八人。

酒宴上,余兴不减,畅怀大笑。

古川绿波、三木助去世。若之花负于安念。获全胜的只有柏户一人。

在大仁宾馆住第一个晚上。

1 月 17 日 星期二

晴。

坐十一点的巴士出门。前往吉奈的东府屋,吃野猪肉火锅。然后前往三津的水族馆。

回来后,在安宅之间会餐。有点疲惫,精力没有昨天旺盛。后,去酒馆。入江侍从送我书。

住第二个晚上。

1 月 18 日 星期三

晴。

乘坐三点四十八分的〈伊豆〉[号]回来。

去了趟里见家。送去野猪肉和香菇。先生的夫人、静夫夫妇、山口来。一点多回家。

柏户赢了大鹏。

1 月 19 日 星期四

晴。

整天在家。在电视上看相扑比赛。

晚上,在电视上看《公民凯恩》。曾经在新加坡看了多次。

奥逊·威尔斯真有才。

1 月 20 日 星期五

阴。

晚起。第一场赛事,第十三天。皇太子夫妇去观看[比赛]。柏户赢了若之花,12胜1负。仅此一人。

晚上,在电视上看职业摔跤比赛。力道山组输给 Shibanobicchi 组。

读枕边杂书。直至夜半。

Bridgestone 轮胎厂失火。

1 月 21 日 星期六

晴。

整天在家。晚起。洗澡。早上喝酒。紧接着睡午觉。在电视上看相扑[比赛]。柏户输给了朝汐。 1 负[的成绩只有]他与琴两人。早早上床睡觉。

乱读杂书。直至夜半。

肯尼迪总统就任。

MEMO

O过去的令人害怕的东西是一—地震、雷、火灾、翻斗汽车。然后就是馒头和女人了吧。

O除了少数演员之外,所有的人都是扮演者。——圭特瑞

1 月 22 日 星期日

晴。

《艺术新潮》的向坂送给我泉屋的饼干。这是作为去年冬天摄影的礼物。没有看相扑比赛。晚起。第一场赛事千秋乐。柏户赢了琴。

获冠军。若赢了朝。

1 月 23 日 星期一

晴。

十二点去东京。[前往] 大映总社。[参加] Film Library 理事会。后,前往小林牙医处。见到松林宗惠。拔去四个牙齿的根。

前往东宝总社。见到森、藤本。去了趟文春画廊后,回家。顺便去了趟北镰仓的书店。购买杂书。

1 月 24 日 星期二

晴。后,阴。

去东京。[前往] 小林牙医处。六点,与山内一道前往 New Grand Hotel 。与里见、山口、稻田、大佛吃饭。后,去马斯科特。平野零儿同席。乘车回家。 Castagnor-V.O 很香。购买奶酪 Brie ,回家。深夜,雨。

1 月 25 日 星期三

晴。

去东京。前往小林牙医处。

前往田园调布佐田家。后,佐田回来。独自一人喝白兰地。决定住下。

住在佐田家。

1 月 26 日 星期四

晴。

与佐田夫妇乘车去了趟小林正树家。与夫妻俩同车,前往小林牙医处。后,在 Bubuya 独酌。北川来。前往筑地的新田。与国广夫妇、绢代、佐田、小林吃河豚。前往 Osome 。时津风同席。

在佐田家住第二天。

1 月 27 日 星期五

晴。

到处都是[患]流感[的人]。很多学校都放假了。

乘车前往小林牙医处。后,[去]丸善、高岛屋。疲惫。早早地去协会。六点,开理事会。乘坐地铁前往东京站。回镰仓。

1 月 28 日 星期六

晴。

十点多,去东京。[前往] 小林牙医处。北川打来电话。在资生堂会面。前往松(坂)屋、粟津画廊、春莺会。然后在津津井吃午饭。[去]三越。坐地铁前往赤坂。[前往] 喜(贵)多川、导演会荣林。后,[去]若松。乘坐末班车前一趟车回家。

MEMO

〈相扑第一场赛事东京〉8-22

冠军 ⭘13 ⬤2 柏户

特殊功勋 ⭘9 ⬤6 房锦

敢斗 ⭘ ⬤ 富士锦

技能 ⭘10 ⬤5 鹤之岭

1 月 29 日 星期日

阴。

晚起。早上,洗澡、喝酒。大和证券的男子来。

带着鱼冻和干萝卜前往野田家。刚好小林夫妇来。晚餐,一起吃饭。

九点前,回家。让人[帮我]量血压。夜深后,下起小雨来。

1 月 30 日 星期一

阴。

十点,自井厂长、津本副厂长因合同的事来。后,喝酒、吃早饭。睡午觉。后,洗澡。晚上小酌。吃晚饭。七点前上床睡觉。

1 月 31 日 星期二

冬日的阳光很微弱。这是第七天去小林牙医处。植入[假]牙。

前往喜(贵)多川。前往菜林。寺本来。后,前往渡边文雄的新居。

叫车、回家。


题图为电影《东京物语》,来自:豆瓣

我们还有另一个应用,会在上面更新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