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带来的恐慌

原文转载自 「未来编写者」 ( https://blog.ifuture.pro/2019/11/11/2019-11-12-科技带来的恐慌/ ) By 未来编写者

预计阅读时间 0 分钟(共 0 个字, 0 张图片, 0 个链接)

202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民主党候选人中有一位叫杨安泽(Andrew Yang)的人,没错看这名字你可能就会发现,他是个华人。
今天我们不讨论“华人骄傲”的事,而且这位华人对国内的态度是否乐观具有非常大的不确定性。
这位候选人其“剑走偏锋”提出的竞选口号“人性至上”(Humanity First),成为媒体热议的话题,支持率从无人问津到一路上升。

杨安泽声称正在发生的第四次产业革命,会让那些没有技能的劳工,很难在市场上找到自己的位置,卡车司机、电话客服、售货员,
以及种种传统的蓝领职业都逐渐消失

那些岗位上现有从业者的生活将变得非常困难,底层人民很难赶上新技术的进步,变得越来越难以就业,
就算找到了工作,最终往往会陷入失业的泥潭,无法自拔。
未来三十年,自动化和人工智能将占据一半的就业岗位
为应对新科技革命,杨安泽提出全民基本收入的主打政策:只要他当选美国总统,年满18岁的美国公民,每人每月可以从政府领取1000美元,没有任何前提条件。

那么新科技革命到底有多可怕,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呢?远远不止于失业这么简单,我们大胆假象一下:

人工智能下的纳米科技。纳米是一米的十亿分之一,这是什么概念?我们只能放大比喻,有这么一个巨人身高是从地球到太空站的距离(大概400多公里左右),那么纳米就是一粒沙子这般大小。它是一个分子级别的长度。纳米技术,可以在分子级别去改变物质的构造,
那么困扰人类的癌症将轻易根治,癌症的难在于很难把癌细胞和正常人体细胞给分离开,那么用纳米机器人到我们的身体里,哪儿有癌细胞,定点清除掉,多么美好,
那么他的风险在哪里呢?
不是从外面来,它就深藏在人工智能特质的深处
大量的纳米机器人怎么生产?它肯定不能像富士康生产手机一样,从工业生产线上一个一个地生产,那一亿个你得生产到什么时候?如果想让纳米机器人有应用前途,它的技术特征一定是自我复制。就像自然界的那个细菌一样,一个细胞从环境当中捕捉一些材料,然后再造一个自己,这样速度就快。
可是速度一快,就出问题了。你怎么知道这个复制不会达到一个危险的状况呢?假设有一个纳米机器人,它是碳基的,就是它是用碳分子来做出来的,它自我复制。可是你要知道,复制这玩意儿是乘二、乘二、乘二,只要它复制130次,我们都有这个常识,那就会造成全世界所有的碳分子,地球上的碳分子都不够用了。换句话说,纳米机器人只要130次的自我复制,它就会毁灭世界上所有的生命,因为我们的生命都是碳分子结构的。
那需要多长时间呢?我们假设它复制一次需要100秒,那一个碳分子的纳米机器人,它只需要三个半小时,就可以把地球上作为的物种给它灭绝掉。那你说我不让它这么复制,对呀,你会设置各种各样的防火墙,制止它这样无限制的复制。
可是人类的任何东西都有bug的,万一这个制止它自动复制的机制出问题了呢?三个半小时,我们整个地球生命系统灭亡,就是这个结果。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