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逃避的命运

原文转载自 「渚碧」 ( https://jubeny.com/2020/02/unavoidable-destiny/ ) By Juby

预计阅读时间 0 分钟(共 0 个字, 0 张图片, 0 个链接)

猎魔人系列的第二本书「Sword of Destiny」也是短篇小说集,由六个故事组成,分别是The Bounds of Reason,A Shard of Ice,Eternal Fire,A Little Sacrifice,The Sword of Destiny和Something More。与第一本书相比,这六个故事是按时间的先后顺序排列的,不同故事之间的联系也稍微紧密一点。

总的来看,这六个短篇可以划分为三部分内容:Geralt与Yennefer的故事、Geralt与Ciri的故事以及其他人的故事。同时,它们还涉及到两个主题——人类与其他种族的冲突以及命运。

Geralt与Yennefer

Geralt与Yennefer一定在她的老家Vengerberg度过了一段销魂时光,但后来Geralt不告而别。本来对屠龙没有兴趣的Geralt,听到Yen的名字,也加入了屠龙小队。最后,他们帮助金龙Three Jackdaws击溃了屠龙的人,两人又重归于好。就像当初捕获Djinn一样,Yen想用金龙作为交易重获生育能力,但Three Jackdaws对她说:「You were made for each other, you and the witcher. But nothing will come of it.」(The Bounds of Reason)

Yen带着Geralt来到小城Aedd Gynvael,这里住着她的老相好,同样是术士的Istredd。Istredd向Yen求婚,并劝Geralt离开,结果两人争风吃醋炫耀起和Yen上床的事。Yen无法在两人之间作出选择,于是他们决定进行一场决斗。在要进行决斗的时候,Istredd却提着一把剑来了,他已经收到了Yen的分手信,Geralt无心再战,他赶回旅店去收自己的信,并知道那将也是一封分手信。(A Shard of Ice)

孤身一人的Geralt继续踏上旅程,期间有位被Dandelion视为妹妹的女游吟诗人Essi Daven爱上了他,但Geralt心中想着Yen,拒绝了她的爱意,只是在临别前和她睡了一觉。Dandelion写了一首歌,一个女诗人和一个猎魔人在海边一见钟情,永远不再分开。这当然不是事实,但谁又喜欢听真实的故事呢?这是两人的最后一次相见,四年后Essi死于Vizima的天花,Dandelion把她尸体从万人冢抱到城外,依她的愿望,把她心爱的两件东西——鲁特琴和Geralt送给她的珍珠项链——随她一起埋葬。从此以后,Dandelion再也没有对任何人唱过那首歌。(A Little Sacrifice)

Geralt在保护商人Yurga时受了伤,昏迷中他梦到自己和Yen在五月节的晚会上,两人共度良宵后又要分开,临别前Yen让他去Cintra找Ciri。之后,当Geralt来到为在Sodden之战中牺牲的十四名术士立的纪念碑前时,他出现了幻觉,以为最后一个名字是「Yennefer of Vengerberg」而昏倒了,赶来的Yurga叫醒了他,Geralt问他第十四个烈士是谁,Yurga说出了一个陌生的名字后Geralt才安心。(Something More)

Geralt与Ciri

当Geralt在Yurga的马车上昏迷之时,他回想起了往事。Ciri出生六年后,Geralt依照约定来到了Cintra,女王Calanthe当然不会把自己唯一的骨肉拱手相让,她让Geralt在十个男孩中挑选出自己的命定之子,不管选中哪一个都可以带走。然而,Mousesack已经事先把真相告诉了Geralt,Paveta生下的是一个女儿。在两人看着那十个男孩玩耍之时,一个小女孩也跑来一起玩,她就是Ciri,Geralt虽然不知道,但已经发现了她的善良之处。Geralt对女王说Paveta的儿子不在里面,而且他此行也不是来带走命定之子,而是要放弃这种命运的联结。即便如此,女王也没有对Geralt说实话。(Something More)

后来,当Geralt为完成某位国王的使命而进入Brokilone森林时,他救下了一个被大蜈蚣追的小女孩,这个女孩就是Ciri,此时她已经十岁左右,因为逃婚而闯进了森林。Ciri从奶妈的口中知道自己的母亲是术士,父亲是被诅咒的人,而自己的命运属于猎魔人,当她得知Geralt的名字和身份后,便明白了一切,只有Geralt毫无察觉。因此,当Eithné女士同意让Ciri自己选择命运时,她选择跟着Geralt离开Brokilone。在Geralt送Ciri回去的路上,他们遇到了Mousesack,Mousesack建议Geralt接受命运带走Ciri,但Geralt再次拒绝了,他趁着Ciri睡着的时候悄悄离开,然而Ciri已经醒了,她对着走远的Geralt喊道:「Don’t go! Don’t think that you’ll get away so easily! Don’t even think it! You can’t run away! I’m part of your destiny, you hear? I am your destiny!」(The Sword of Destiny)

在商人Yurga向Geralt求助时,说愿意给Geralt想要的一切作为报酬,Geralt要求以意外律当回报——回家之后Yurga已经拥有但未曾期待的东西。在路上的时候,Yurga对Geralt说他的妻子已经不生育了,Geralt不会得到意外之子,但他愿意把自己的一个儿子送给Geralt。其实,Yurga也救了Geralt,Geralt已经不想要回报。在临近商人的家的河边,Geralt遇到了逃难的Dandelion,从他口中得知了Cintra亡国的事,Eist和Calanthe已死,Ciri下落不明,Geralt非常担心。当Geralt终于跟着Yurga来到他的家时,出来迎接的妻子告诉Yurga她收养了一个女儿,因为她一直想要一个女儿,而Yurga突然感受到了命运的强大,这是Geralt昏迷时一直重复的词。当Yurga的孩子从外玩耍回来时,他看到一个瘦弱的灰发小女孩跟在后面,突然这个女孩叫了一声「Geralt!」,Geralt转身跑向Ciri,两个人紧紧抱在一起:

“You’ve finally found me! Oh, Geralt! I waited all this time! Yes, a terrible long time… We’ll stay together now, won’t we? Now we’ll be together, right? Say it, Geralt! Forever! Say it!”

“Forever, Ciri.”

“Yes, just like they said! Geralt! Like they said… I’m your destiny? Say it! I’m your destiny?

“You’re Something more, Ciri. Something more.”

Geralt并不是那么相信命运的,因此他才迟迟不带走Ciri。Geralt不相信命运的原因,或许有一部分来自自己的身世,但更可能是源于他和Yen的关系。Geralt向Djinn许下了最后的愿望,但两个人却仍是分分合合,这让Geralt相信,除了命运,应该还有点其他东西才能确保两个人的关系。如果命运之剑有两刃,那么一面是自己,另一面只是死亡而已,Geralt是这样认为的。但是,命运的力量是强大的,当Ciri再次因意外律而属于Geralt时,他已经不可能再拒绝了。对Geralt与Ciri的关系来说,那一点其他的东西便是又一次的意外律,而对Geralt与Yen的关系来说,Ciri或许就是那一点其他的东西。

其他的故事

人类为了自己的生存和扩张,同类都可自相残杀,更何况是其他种族呢。因此,人类屠杀精灵,摧毁森林,扩张领土。在The Bounds of Reason中,一条龙捕食了几只羊,人类觉得自己的生存受到威胁,特别是像龙这种会喷火的物种。于是,他们先是下毒,随后又召集了一伙人去屠龙,但这些屠龙的人各怀鬼胎,有想借此出名的国王,有想保护人类的骑士,有单纯以猎龙为生的猎人,也有像Yen这样想用龙来治病的,还有为了自然平衡想保护龙的术士。在屠龙这件事上,人类的卑鄙、残忍和欲望显现得淋漓尽致。

Novigrad原本是一片森林,人类在这里建立了城市。在Eternal Fire中,失去家园的变形怪Dudu来到城市,变成商人的样子,利用自己的智慧在几天之内就赚了大笔财富。当Geralt劝Dudu离开城市时,Dudu说宁愿适应人类的生活,做生意、偷窃、当乞丐,也不愿意在野外每天过着被狼追逐的生活。然而,在人类毁坏了这些种族生活的家园后,真的愿意和他们分享城市吗?人类对待这些异族极其残忍,一旦变形怪露出本来面目,等待他们的命运只会是被绑在柱子上烧死。

在A Little Sacrifice中,公爵爱上了塞壬Sh’eenaz,他想让Sh’eenaz变成人与自己结婚,而Sh’eenaz却想让公爵变成塞壬,两个人都不肯作出牺牲。之后,有挖珍珠的船在海上出事,公爵让Geralt去调查,Geralt发现了一个海下王国,并劝公爵放弃那片海域。而公爵不肯,他想要与海洋居民开战,即便自己不能征服他们,自己的儿子、孙子迟早会征服他们。Sh’eenaz为了阻止战争,终于作出让步,变成人类和公爵结婚。

在The Sword of Destiny中,人类的扩张太迅速,而树精们誓死守卫Brokilone森林,胆敢闯入森林的人一律射杀,这样的做法只会激起两个种族之间的仇恨。同时,人类的繁衍更为迅速,树精只好掠夺人类的女孩,进而有国王故意送来身染传染病的女孩,试图以此削弱树精。几经过百年的战争,树精只能勉强维持自己的领土,而人类的贪婪永无止境。

在奇幻世界里,除了人类,还有精灵、矮人等也具有智慧和文明,不论是哪个种族,为了自己的利益,对其他种族都不会心慈手软。而在现实世界中,只有人类有话语权,除了人类自己,没有物种会揭露人类的傲慢、自私、残忍、伪善和无穷无尽的欲望。

现在,我觉得保护地球是个伪命题,与其说是保护地球,不如说是保护人类自己,因为地球并不需要人类的保护。即便地球没有了磁极,没有了大气层,没有了海洋和森林,没有一切生命,变成了金星或火星的样子,对地球来说又有什么影响呢,它仍是太阳的一颗行星,只有太阳能将它毁灭。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