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痖弦诗集」的往事

原文转载自 「渚碧」 (https://jubeny.com/2019/11/memory-about-collection-of-yaxian-poems/)

预计阅读时间 0 分钟(共 0 个字, 0 张图片, 0 个链接)

昨天上午路过校门的时候,被JSBC做采访的人叫住了,问我对「微博大V薅图书馆羊毛」一事有什么看法。我并没有听说过这件事,于是她给我解释了一下:这位微博大V做学生的时候,在图书馆里遇到喜欢的古书就会据为己有,然后按图书馆的规定进行赔偿。

这让我想起了自己的一次经历。好像是大二的时候,我在图书馆里找到了一本「痖弦诗集」,是台湾出版的,繁体竖排,但封面已经残损不堪,一看就是有些年头了。我们学校有专门存放港台出版的书籍的阅览室,我在那里找到了相同的一本「痖弦诗集」,保存更为完好,而我借到的那本不知何故流落到了普通书架,变成了那副破旧的样子。

那时,我非常喜欢痖弦的诗,就萌生了将这本书据为己有的想法,可以采用的手段与这位微博大V一样,假装把书弄丢了,然后按规定进行赔偿——我们图书馆好像是原价的三倍。但是,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我陆陆续续将「痖弦诗集」借出了好几次,每次要还书的时候都恋恋不舍,可最终也没有下得去手。

收手的很大原因,倒不是自己良心发现,而是不知道这本书的价格是多少,也就不知道自己需要赔偿多少。如果金额比较高,那我就不想出钱了,因为自己并不是一个嗜好藏书的人。当然,我也多少考虑过这种行为的道德性,与其成为私人的藏物,不如让更多的人看到来得有意义。

后来,我选修了一门现当代文学的课,老师在讲到痖弦的时候,也提到过我一直想私吞的那本「痖弦诗集」,当时我在心里暗想:「如果我把它据为己有,你以后就看不到啦。」想起来,这门课的期末考试的最后一题,是从几首诗中挑一首默写并赏析。在列出的诗中,我只对周梦蝶的「菩提树下」还有一点印象,但也没能想起几句,空着卷面也不太好,于是写上了痖弦的「上校」,这是我那时能记住的唯一一首痖弦的诗了,而题目给出的是我没有读过的「C教授」。

这位老师,也是个诗人,并且出版了自己的诗集。虽然我当年没怎么听课,但还是很喜欢这位年轻的副教授。搬到鼓楼后,我还经常在图书馆或教室里遇到他,甚至还想过买本他的诗集,等再遇到他的时候,让他签个名。只是,书一直没有买,渐渐地连他的名字也忘记了。

我最终还是如愿得到了「痖弦诗集」这本书,但不是从图书馆「窃」的,而是从台湾的诚品书店邮购的,当然不是图书馆的初版本啦。不过,虽然得到了心爱的书,我却并没有看过,三年多过去了,它还一直躺在书架的角落里。

回归一开始的话题,被人突然这样问,我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回答,但已经对着镜头了,总得说点什么。于是,我就随便发表了一点看法:一是图书馆该如何确定古书的价值,不能按原价或采购价来定;二是图书馆的规定明显存在漏洞,没有想过如何应对薅羊毛的行为;三是这位微博大V虽然没有违规,但缺乏公共意识和一定的道德观念,个人对此非常不齿。

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君子爱书,自然也是要取之有道,像这位微博大V的行为,在我看来,也与孔乙己一样让人发笑罢了。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