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脚踝修复手术

原文转载自 「闷瓜蛋子的BLOG」 (https://fookwood.com/ankle-surgery)

预计阅读时间 0 分钟(共 0 个字, 0 张图片, 0 个链接)

最近没怎么写文章,除了忙项目之外,还因为最近跑医院做了个脚踝修复手术。住院了一星期,前天刚刚出院,目前只能躺着静等恢复。

我平常喜欢打篮球,因为没有什么保护意识,从小打大没少崴过脚,崴了脚之后,也是等它自然消肿,没有去医院看过,日积月累,有了很多小毛病。三年前,因为雨天总是感觉脚踝不适,就去了医院,检查显示脚踝韧带断裂,医生说是不要进行剧烈的运动,修养修养再看。后来没有再看过,因为毕竟不影响日常生活,偶尔也能运动运动。

今天6月,勇士输掉总决赛之后,我手痒,想去打球玩一玩,于是跑到了浙大华家池校区。本想着能跟往常一样,打两个小时热热身就回去,没想到在一次抢篮板的过程中,再一次扭到了脚踝。我回去只是喷了喷云南白药,希望过俩星期能跟以前一样自然好转。

但是没那么幸运。9月份的时候,我准备重新开始跑步,毕竟体重已经快170斤了,腰上都是肉。我不管是在小区的跑道上,还是健身房的跑步机上,都坚持不了一公里,并不是体力跟不上,而是脚踝不适,跑不下去。平常走路时间长的话,也会有这种不适,并不只是疼,还带有酸、困的感觉。这三年来,我不运动的情况下,脚踝偶尔会有突然间刺痛感,随后刺痛感立马消失。所有的这一切,让我上个月再次到医院检查。

磁共振的片子,白块清晰可见

这一查不知道,查了吓一跳。我接连做了磁共振和CT,医生说,我的踝关节胫骨下部,有软骨和骨头坏死,磁共振片子上显示的骨头那里有块儿白白的。胫骨就是小腿上最大的骨头,下部跟踝关节相连。骨头有增生(骨赘),关节间有游离的碎骨头和碎软骨(突然的刺痛感可能就是它们造成的),关节积液,关节面毛糙硬化,两条韧带损伤。这些症状我一口气都说不完,在门诊的时候,医生说可能要把骨头坏死部分清除掉,然后弄一小块儿髂骨(又叫胯骨,就是胯上能摸到那块大骨头)填过去。我又倒吸一口凉气。

媳妇儿是护士,见得各种病症太多了,她感觉这不是多大事儿,医生让做手术就做手术吧。还顺便想办法让我的住院手术的日子提前了一点,毕竟我的主治医生是主任医师、足踝科专家,看病的人还是很多的。

我是上周二(11月12号)下午住的院,周三就做了些检查,周四手术的。其实手术前我是挺紧张的,毕竟是全身麻醉,算是“大手术”了。我周四中午被推进手术室的接待室,扎了个留置针,然后轮椅上挂了两袋盐水,后来知道其中一袋是麻醉剂。接着被推进手术室的时候,我紧张的不行,躺到手术台上之后,麻醉医生看着旁边监护仪说,“小伙子不要紧张,放松下来”。四个医生就位之后,头顶的医生说,“开始了啊~”,然后就打开了输液管,接入麻醉剂,我的手臂随后感到一股刺痛感,医生说这是正常的,不用担心。本来还想说点话描述下我的感受,没想到瞬间就失去了意识。

马上我就从复苏室醒了过来,实际上时间已经过去了1个小时,复苏室比较大,有很多手术完的病人躺在那里,我赶紧去摸了摸我的胯,竟然没有伤口,十分庆幸,后来知道医生打开后看到我的骨头硬度还可以,因为我年轻,所以没有选择截骨。我使劲儿抬起头想吸引医护人员的注意,奈何复苏室的都是专门的护士,不太清楚我的手术是否成功。手术前后的几个小时过程中,我是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的,清醒以后,我也尽量表现出精神尚可的感觉,不让家里人太过揪心。

回到病房,就只等他慢慢好了,每天要输液七八袋,一直躺在床上快要晕死了,虽然能玩手机,但是时间长了也不想看,只想歇着。医生查房的时候我了解到了更多手术细节;比如我的骨赘非常多,全部都敲掉了;碎软骨和碎骨头都清理出去了,应该不会再有突然的刺痛感;因为要打开关节,一根完好的韧带也切断了,带上之前损伤的韧带,共用了三颗锚钉来固定和修复,仨钉子要陪伴我一辈子,一根钉子两千五;最神奇的是胫骨下部的那个软骨,因为坏死,清理完了之后有个洞,怎么补上呢?医生敲出了一点骨髓弄上去,寄希望其再生出新的软骨,虽然心里有很多疑问(比如骨髓流到其他地方怎么办),但是也不准备完全搞清楚了,相信医生,相信这些个细胞能让我重新站起来。

我不会悲情地说我从此告别篮球,但是剧烈运动算是不能做了,只要走路没问题就行。石膏要一个月复查的时候才能拆掉,到时候看看关节的活动度如何。在再次站起来之前,我只能躺在家里沙发上,尽量让脚抬高,方便血液回流,避免肿胀,加快恢复,想要动动的话就借助双拐。十几年前我也拄过拐,也是因为篮球,也是同一根胫骨,当时是骨裂,现在拄着拐杖走,仿佛一瞬间回到了十几年前。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