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卡平梁城,跋山涉水出通江,腾云驾雾到巴中

原文转载自 「江石子渔」 (https://ichov.com/photo/pingliangcheng.html)

预计阅读时间 0 分钟(共 0 个字, 0 张图片, 0 个链接)

夜宿通江,顺便逛了逛这座以江命名的川北县城,除了刻意强调的红色基因,除了知道通江特产银耳,其他基本无感。当然,当地的坝坝舞也蛮厉害,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旧址那里,不大的一个广场上,将近10支队伍,一队一个功放,男女老少形形色色,各自为战却又一点也不违和,算是中国特色一景。


早上起来,老司机非要跑通江对面的壁山上看看,因为昨晚看见山顶灯火通明,疑似景点。七弯八绕的“单行道”,又正是上班高锋时段,错个车都好麻烦。到了一看,果不其然是个森林公园,本来除了鸟瞰通江也没啥看头,不过架不住咱运气好,上山之后居然起了云海……虽然品相和角度不尽完美,但我还是忍不住摁了不少快门。

一边是江畔繁华,一边是桃源人家,云起云收,大开大合,这里是通江,这里是古巴国!





后来下了璧山,出了县城,去往巴中的途中,在大和乡附近又再度遇到山间云海。人品真是好到爆呀!唯一有点遗憾的是云起云灭转瞬即逝,等我找好角度架起脚架,想拍段美美的延时视频时,大片散场了……


壁山上还有个壁山寺,寺前公路边上立有一座节孝总坊,从市区搬迁而来,是通江唯一明代石质牌坊,造型美观,雕刻精美。此坊建于明正德年间,“青砂石质,仿木结构,四柱三间,单檐四级,庑殿顶,素面,设斗。”


粗看似乎没有前面在巴灵台看到那座比丘墓前的牌坊精美,但是比之略微高大。然后细看之下,揣摩书法笔触以及图案雕工,其实精美程度也不遑多让。一图一景,坊前虽没有标牌作详细介绍,但也大致能看出些个道道,最难能可贵的是,历经浩劫之后还有半数左右的图案头颅健全保存完好……大抵因为牌坊太高,红卫兵小将们够不着,呵呵。



通江,唐武德初年改壁州,因山得名,“其山削绝如壁”故名壁山。而壁山寺与之同期,与朝代更迭和治乱兴衰一起兴废交替,最终于1955年被当时通江县委决定拆毁。当年的通江中学文史教员向平章还因为联名力保壁山寺不被拆毁,以致蒙冤受屈二十一年……历史无处不反讽!九十年代初,壁山寺重新复建,却再难企及当年万一。

是以,我都懒得进殿,还不如细细揣摩殿前屋檐下一块清代的功德碑,或者与院坝前的比丘尼一起斜倚栏杆,假装看破山下的万丈红尘。

别了壁山上平梁。

平梁城位于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区平梁镇,距巴州城西5公里 ,地势险绝,四面绝壁,海拔805米,东西长约2000米,南北宽约1800米,总面积36万平方米。

清道光《巴州志·山川》中记载平梁山:“山形高大而上平阔,周数十里,俱悬岩峭壁,莫可攀援。惟四隅有小径可通,上下亦崎岖逼仄,不可驰骋……


初探平梁,这次因为老司机的手机也无迹可循,而我又不喜欢行前做足详细攻略,所以我俩只能乱钻乱蹿。虽然是一直信奉路在嘴上在脚下,但有时候吧,人云亦云的,多数当地人也未见得真就靠谱。再一个发现我现在忘性真不是一般大,走不了几步路就全还给了人家,忘记完逑了……城门俱毁,好些地方没找到或者没去,所以相对来说,这次的平梁城之行算是务虚了,是最没看头的一遭。当然,回来补课这些那是后话!

不过还是放一个问路视频在此,以备后来者攻略。

从城中直插东门,机耕道上立了某个户外基地的简易门楼,初初一看《熊孩子变形计》以为这里曾拍过电视综艺,后来想想多半也是牵强附会,噱头而已。


平梁城(寨)始建于东汉末年,山上现有严公台遗址(时任巴州太守严颜曾在此山上屯兵操练)。成名于南宋,淳祐十一年(1251年)由都统张实奉命率巴州军民在原寨基础上创筑平梁城,其名取自扫平梁州之义。

平梁城“坐据要地,汉中在掌握,将以为兴复之基……”与通江得汉城平昌小宁城沿巴河和通江在整个渠江水系上游流域呈品形而立,互为犄角。余玠亲率中军“北伐”抗元和蒙哥兵临合川钓鱼城这时,成为稳定后方和突出前哨,对整个战略时局的影响都不可或缺。

只可惜,历史总以成败论英雄,除了钓鱼城其余各城战绩鲜少见诸史册。所以清《巴州志》一句“故在南宋不效”,可能才是平梁诸城少见经传的原因吧?


五百年后,因为白莲教,平梁故城再复起用。

又两百年后,徐向前率红四方面军来到这里,浴血奋战一场。

再过大半世纪,我们寻城来了……可惜四门俱毁,庙宇俱废,连坟头都被推平……还剩下的就只有古老的城墙和小径,断断续续,在记忆里像某种脉络一直延伸和穿梭。


平梁山在州西二十五里,四围石壁如城,其上平坦,有地数十亩,古寺龙泉二水,四时不竭。

头顶蓝天白云,脚下绿水青山,经年不息的又岂止是岁月峥嵘?是非成败,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但总会有一段历史该被后人所铭记,在一个恰当的时间和维度。



平梁城上还有晚清抗英将领张必禄之墓。

据《巴中名胜》记载,张必禄墓占地五亩余,墓前有方形石桅杆一对,高一丈五,顶端狮形装饰。有石碑两块,上刻咸丰帝御赐祭文和碑文。碑前有大石狮一对。有石铺坟坝,坟坝两侧有石雕人、马、虎、犬、羊等对称排列,墓地前后古柏森森……作为“昭烈候”,其墓规制或可与石柱秦良玉墓有得一比,可惜悉数毁于文革破四旧。

如今只留下了墓前的石桅杆,顶部的狮子还梳了个“发髻”,把桅杆当电杆,也算乡民有才,呵呵。


▲ 图片来自西华师大罗洪彬老师和团队

一侧桅杆下立有一碑,字小我没细看以为是文物真迹,结果后来西华师大的罗老师告诉我说真品早被乡民制成了两盘石磨。从他给我的拓片来看,这字字大如拳还不止,应该是字大如面,可以想见碑体应该很是高大。

张必禄(1783~1851年),号寿轩,字培斋,祖籍巴州太平(今万源市)人,父辈徙居巴州城,军功出身,赏“利勇巴图努”名号,累官至四川、云南提都,加太子太保衔,谥武壮,从一品,为一代抗英名将。

张公一生征战,效死杀场,道光二十年(1840年),“旋因年老,奉旨以原品休致在籍,食全俸”告老还乡,颐养天年之余在平梁城上依然不忘团练民防。鸦片战争爆发后,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三月十二日,清廷再度起用张必禄,亲率四川健儿四千余人赴粤抗英,“五月三十日以大量械弹助三元里乡勇,石门告捷,击毙敌先锋毕霞等十余人。”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八月,张必禄以后补都司率四川健儿到南京助战,抗御英国侵略者。

咸丰元年(1851年),太平天国起义爆发,张必禄奉诏率军镇压。八月,“抵广西界,中途遘病,犹同钦差大臣郑祖琛筹商机宜,据鞍疾驰,甫至浔,大呼杀敌者再,遂瞑。”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最终卒于任上,此后归葬故乡。

不过,必禄真假墓存疑,据传共有11座墓分布在通江、巴州和重庆梁平三地。平梁城上这座,尽管规制不低,破四旧被拆棺时,有人发现棺中尸身虽着华服,配宝剑玉器,但一碰即有粉末夹杂白色黏物掉落,后经验证是由石灰和酒米制成的假尸,所以证明此为衣冠冢。

▲ 图片来自巴中日报    摄影:张敬伟

张公“起家义勇,奋力戎行”,治外有功,安边有策,功过臧否史家早已定论,无需赘言。

咸丰壬子(1852年)冬月,巴州吏目历城人孙基为之所书“武壮佳城”四字,刊錾于平梁城东门瓮城外的石崖之上,以为后世敬仰。


从张公墓遗址附近折返,问路买药归来的邻居大姐,期冀了解更多平梁城的前世今生,结果大姐也不甚了了,于是客气话别。

问路还是要听老人言啊!桅杆就是在详细询问了山下遇见,后来又在城上碰到的一位老汉过后,从东门那厢上来又再折返,我才找到的……

后来去找西门,再遇一老汉,基本算是个“平梁通”了。老人上过私塾,小有文化,曾经是大队文书,所以平梁城上几乎无处不晓。经他指点迷津,我们对城上古迹也算了然于胸,惟可惜老人腿有小恙,拄拐,不能向导。所以基本上问了还是白问,一则前面说过我健忘,再一个好多地方即便知道也不好找,其他当地人也不定说得清楚,所以回来我只好求助网络,或者找罗老师借图,一窥究竟,呵呵。


老司机和老汉正聊得热络,而我就只记住了他曾经写过的一首打油诗:

眺望莲花竞自由,清澈瑶池绕城流。
古城古迹古刹存,朝暮游人慢悠悠。
群峰争雄耸如云,武壮佳城留芳名。
万古长城春常在,当年红军溃敌军。

诗作如何不予评价,但是七十八岁的高龄依然头脑灵活口齿清晰,值得点赞一个。而且此处必须署名,因为他老人家掷地有声:“我叫冯明道。”

其实这诗他只跟我念了下阙,上半阙是回来我在网上查到的,呵呵。

莲花指附近莲花山,瑶池指城下巴河,武壮佳城指张必禄之墓,难怪他说他的诗囊括了平梁城上的人文地理。


因之所以,中午下到平梁镇上吃午饭,我就忘了找冯老汉说过的粮站附近那个字如斗大,一个笔画可以躺下一人的“天开金榜”到底刻在哪里?在网上也搜它不到。

吃过午饭,直下南门,又忘记要找附近的“浪静波平”。我这目之所及,除了宋墙还是宋墙,唉……


路上又问了几个人,不论南门还是仙人洞,尽皆语焉不详,感觉还要翻山越岭好远好远的样子。结果在一岔路口遇一车停,几人正要上山,好巧不巧正是要去仙人洞烧香的巴中城里人,于是紧随其后,明明很近,没走一点冤枉错路。


《蜀中名胜记》卷二十五载:“平梁城下有平梁洞,亦称仙人洞,妙通居士罗南仲所居,有石床石灶,城中有鸿禧寺,所谓古寺也。

仙人洞位于平梁城东南山脚,宋绍兴(1131年)至清咸丰三年(1853年)凿建,由摩崖神龛造像、碑记、字库塔、经幡、藏经阁、碑碣、题刻、石刻宝塔、高浮雕佛、菩萨、弟子等构成,群雕造像精美。不过均遭损毁,现仅存字库塔和左右两窟一米见方的摩崖神龛以及部分题刻。神龛内诸神头像和飞天也被凿毁,但从残留主体依然不难看出艺术水准很高,造型优美,工艺精湛。

对比主洞内外所立之雕塑,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惨不忍睹。

题刻也是如此,主洞内一侧均是今人二三十年前狗尾续貂之内容,再早一点比如这句“打倒帝国主义”,虽然有着很强的时代印迹,但也真是丑出天际。不过续貂文字当中,关于XX支书晚年幡然悔悟的情节描述,倒是值得玩味戏谑。我还是那句话:历史无处不反讽!若干年后,这些内容倒也就是真迹了,呵呵。



但值得庆幸的是洞内另一侧的摩崖题刻还在,虽然都是清代作品,但也是真迹,实属难得!

洞外附近岩壁上有大幅四字题刻,因为风化水浸,我只识得中间“奇(仰)”二字和咸丰三年的落款,其余二字再猜不出,问不得,网上也没答案。

和前面所述“天开金榜”一样,这个问题,不知可有万能网友可以附图作解?嘿嘿。


洞顶也有四字题匾,主洞内还复套一洞,有凿石梯可登入,不过如今这巨石梯变成了神台,上面摆了菩萨座像,虽然不信鬼神,但我也无心僭越,所以并没走上去看个仔细。不过想来这“小跃层”应该就是当年罗南仲寝居之处吧?


洞外的字库塔保存完好,为清嘉庆二十三年所立。不过没啥烟火气,仙人洞都香火零落,估计也没人在这焚字烧纸的说。

附近农家屋旁的一个玩意儿引起我强烈兴趣,这似磨非磨,像是榨汁用的东西,不知到底是啥生产工具?


劈里啪啦,几位城里的善男信女燃纸焚香过后,鞭炮声和一阵青烟正好从农家屋后升起……人鬼神,三位一体,或许虔诚才是人间真正延续的烟火气。


南门田里两位大姐正在栽油菜。我虽然忘了“浪静波平”这回事,但还是不忘追问附近还有字无字……结果还真有,估计说的就是那四个字,但是当我翻上田坎,在林中摸了半天还是没找到,于是回来只好找罗老师要图了。

▲ 图片来自西华师大罗洪彬老师和团队

和我们一路打酱油不同,看人家这专业,字不易认的拓下来便是,好生羡慕。不过羡慕也没用,逛完仙人洞,我们就下山离开往蓬安赶了。

正是看红叶的时节,本想来都来了,就近出川去光雾山打个卡,结果老司机想要赶在周末回渝,寻城计划还剩三城,即便大获城路远又绕还没啥遗迹,可以不去,依然还是觉得时间紧任务重怕是搞不赢,于是只得悻悻作罢。山远水远的来这一趟,差不多算是连巴中城都没进去……

巴中你好!巴中再见!哈哈。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