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

原文转载自 「渚碧」 (https://jubeny.com/2019/11/goddess/)

预计阅读时间 0 分钟(共 0 个字, 0 张图片, 0 个链接)

刚刚下过了小雨,路面还是湿的,没有长大的行道树的叶子一片金黄,稀稀落落地挂在枝头,与脚底的落叶两相遥望,它们在上一刻还是紧紧贴合着,似乎永远都不会分离。

我已经好久没来仙林了,久到忘记了时间,虽然这几年仙林也在悄悄变化着,但放眼望去还是我曾熟悉的模样,而且每走一步,踩出的都是回忆的余音,那些觉得早已忘记的往事,又悄悄地浮现在眼前。

然而,我并不是为了故地重游而来,也就没有心情一个人再漫步曾经走过的路。我只是去吃了喜欢的刀削面,不知是它的味道变差了,还是我的食欲不振,我很艰难地吃着,最后仍剩了半碗。

当然,必须要去的就是图书馆了,我在那里度过了太多的时光,在悠闲地读着小说之余,也复习一下功课。我像游牧民族一样,每学期换一片自习的区域,在几乎光顾了图书馆的所有角落后,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家园——四楼的外文阅览室。

外文阅览室看起来没有任何变化,大概是因为不到考试周,空着很多位置。我很想再坐坐那包着皮垫的木椅,但坐下来后也不知要做什么,于是漫无目的地逡巡于书架间,等到走累了就离开了。

那一年,只为了见到一个女孩,我几乎天天都去外文阅览室。我是在开学不久后的一天偶然看到她的,那时她穿着白色的衬衫,精力全部集中于一本我考过的教材上。于是我知道,她大概是我的「学妹」吧。那天我正好感冒了,不停地用纸巾擦去鼻涕,这一动作倒并没有因被她认真看书的样子所吸引而忘记。

有个朋友打听出了她的名字、联系方式以及其它一些情况。从那一刻我就知道,我们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她是要在花间飞舞的,而我只能在尘土里踽踽而行。可是,即便只能远远地看着她也好啊,抱着这样卑微的想法,我持续不断地去外文阅览室,晴天,雨天,雪天,九月,十月,十一月,十二月······

圣诞节过后,我似乎再也无法忍受这种局面了,为了解脱,我向她说了自己的想法。突然收到陌生人的讯息,任谁也是有些惊恐的吧。但她却很有礼貌,甚至是有些温柔地说,自己这几天刚刚脱单,你以后再遇到喜欢的女孩子,一定要勇敢地去认识人家,才能有进一步发展的可能噢。

今天再回想这件事,小学妹(请允许我这样称呼)的拒绝,就如了那首「节妇吟」的艺术,只是过去了这么多年,那次唯一而简短的聊天记录早已无迹可寻了,为什么当时不截图留作纪念呢,我现在感到莫名的后悔。

可惜,我最终还是没能按小学妹的忠告那样去勇敢地追求喜欢的女生,前一年那短暂的恋爱经历,似乎已经耗尽了我所有的勇气和运气。我无法改变自己的性格,只能继续吞食它的苦果,过去也是,现在也是。

最后一次在外文阅览室见到小学妹,是毕业典礼那一天,仪式结束后我故地重游,并没想到能再遇斯人,但她就坐在那里,一如我初次遇见她之时那样全心地学习着。在她的最后一年,我也偶然遇见过她几次,但她自始至终不认识我这个「幽灵」般的存在。现在的小学妹在哪里呢?北大?复旦?无论在哪里,她都是那云端的女神,对我来说永远如此。

夜晚的一场雨又无情地吹落了黄叶,铺满了学校的大路。有很多人在拍照,相比记忆,还真是影像更可靠,我错过了多少值得拍下的瞬间呢。「一年好景君须记」,对我来说,这也是最后一次了吧,就让我再回望一眼吧。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