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自然鬼斧神工,茗山寺里有我见过最美的佛

原文转载自 「江石子渔」 ( https://ichov.com/photo/mingshansi.html ) By 子渔

预计阅读时间 0 分钟(共 0 个字, 0 张图片, 0 个链接)

孔雀洞出来,没花多少时间就来到了茗山寺,因为二者距离确实很近。而我之所以对安岳,对茗山寺心心念念,就因为网上流传的寺内那几龛被风化过后的石佛造像,那如水似波的天然肌理,非是一般的吸睛……简直美得不可方物!

学过设计的人应该知道,肌理这个名词或者系统,一般专业课程至少都要用到一个章节以上来特别阐述教学,因为美感的不可或缺。所以光看图就没啥意思了,必须近距离好好欣赏一下。

茗山寺又名虎头寺,坐落在安岳县顶新乡民乐村虎头山巅。寺不大,新修的不作算,就一个四合院外加两间厢房。虎头山也不高,三面环崖陡立十几二十米高,正好够开凿佛龛,于是渐渐成形于两宋之际,而也正因为如此,茗山小庙才得以在千年以后以佛闻名。

另,虎头山上曾有虎头寨,现仅存一寨门和围墙若干,因为封堵不能接近,不知成因亦不知何人何时所建,是为土匪盘踞还是乡民为了躲避兵荒匪乱,尽皆不详,好像也无人关注,反正网上查不到。


四合院虽小但也有些年头,乾隆六十年(1795年)碑文记之:“(茗山寺)自岷山蜿蜒而来,层峦耸翠, 俨如猛虎状, 故曰虎头寺。”那从山门易之茗山来讲,四合院在乾隆以后又极有可能再重修过,我并没找到相关记录,估计再怎么着一两百年总是有的。

山门口和殿内的泥塑其实也蛮不错,做工考究,手法细腻,值得细品。虽然积灰,但是身上彩绘颜料历久弥新,看着年代感要打些折扣,所以我一门外汉着实分不出这些东东是否古迹真迹?不过想来现代工艺怕是也没那么注重细节和传神。但个人觉得如果是素色底胎,这些泥塑反而可能更加鲜活。

韦陀的金刚杵比履及地,显得小寺小庙的确实有些小气……一行三人差点都没能进了山门,因为守庙的老夫妻当中那位阿婆确实不大好说话,多的我也不想说,好多网友游记对其人都有记录描述。反正说好听了是敬业,说难听了就是有点儿刁难,总之后来者要去之前最好做个心理建设,脸皮薄了真进不去,最好祈祷遇上的是大爷而不是阿婆,呵呵。

神案上香油和香灰扑得到处都是,木鱼声声也不知道敲出了几多年岁,只是以神佛之莫测高深可又真能探得人心诚意几何?


四合院内密密麻麻立满佛道和民间诸神仙,三教皆有。还有几块碑,其中《重修虎头寺序》和《灶神碑》保存不错,字迹清晰,辞藻华丽,可以细观。不过,同为乾隆六十年(1795年)的碑,我没在《重修虎头寺序》碑文中看到什么“层峦耸翠, 俨如猛虎”只看到“古径回环,群峰拱翠,恍若列星万壑,浮岚俨如飞雾……仙境也。”或许是有俩碑同年,前者我没发现。

书归正传,闲言少叙,出了山门转山一圈,观佛去。

茗山寺石窟同安岳诸多石刻一样皆为浅龛,绕寺一周,沿虎头山圆形分布。如图所示,1、2、3、5、8 龛保存不错最有看头,4、6、7和9、10、11 龛皆已毁,或者有点儿痕迹我也没找到看不出来,12 龛风化严重。

1 号龛为平顶方形龛, 宽 4.5 米、 高 5.2 米、 进深 0.9 米,其中基座高 1.6 米。 龛内造坐像两尊, 右侧为毗卢遮那佛, 左侧为东岳大帝。其中东岳大帝为清代补刻, 宽 1.7 米, 高度略低于毗卢遮那佛, 整体风格与毗卢遮那佛接近, 但姿态较为僵硬。两尊造像表面保留的彩绘为清代或更晚时所妆。右侧墙上镌刻道光二十二年 (1842 年)题记一则,文中提及“塑作东岳神”,成为东岳大帝造像的明确纪年。


2 号龛平顶方形龛, 宽 5.7 米、 高 5.7 米、 进深 0.9 米、基座高 1.5 米。 如头图所示,龛内造坐像两尊, 左右分别为观音和大势至二菩萨, 均结跏趺坐于莲座上,莲座简洁粗略。 坐像全高 4.2 米、 莲座高 0.8 米、 头高 1.2 米、 宽 1.7 米。 两像造型、 尺寸都相近,不同之处是大势至头冠中央为佛塔, 双手托钵,而观音头冠中央为立佛, 双手托经书。

2 号龛实为茗山寺石窟代表扛顶之作,整龛石窟从背景到佛像尽带波纹肌理,美翻。


人工已是大巧,而大自然的手笔更是锦上添花,至于说这风化成因,为何会产生此种肌理?这就需要专家学者才能做出科学合理的解释了。

老司机也发出疑问:“同一尊佛像,为啥就头冠都保存这么完好,几乎看不到波纹?”

嗯,最后通观下来,我总结出一个可能的原因就是头冠细节繁复,可能形成了某种不同于其他部位的气流和作用力,因为我发现波纹肌理大体都是出现在原本光滑的地方,越光滑,波纹越严重,所以脸部也不能幸免。

3 号龛立面呈方形, 因处于山崖的转角,平面略呈扇形。 窟宽 5.4 米、 高 5 米、 进深 1.7 米。 此龛以文殊师利立像(通高 5 米、 头高 1.1 米、 宽 2.2 米)为中心, 立像上方的崖面被打磨平整, 刻有“现师利法身” 五个大字, 单字高约 0.7 米。 题字使用双钩行书字体, 应系明清时增刻。

我就奇怪文殊为啥不执智慧之剑?后来得知原来还真有,从图上看右手确有缺失,据说损毁较早, 具体时间已不可知,原本确实持有宝剑。 左手原也托有三册经书, 可惜也于二零零几年的一场大雨中塌毁,现仅剩一块“板砖”,还是水泥后来重新沾上去的。三册经书据说也有几百上千斤,全靠落地袈裟作支撑上千年……所以,这窟摩崖造像不仅仅是艺术还是力学的杰作。


我跟老司机不约而同在同一个位置拍来拍去,背后总感觉菩萨斜眼都不爱搭理,似乎有话没讲出来:“哼,两个老杂皮好生点拍哈,把老子拍丑了,小心一板砖给你们撼来……”我开始有点儿怕师利现法身了,哈哈。开个玩笑,俗人俗念,菩萨当然不会口出秽语。


▲ 时间才是最牛逼的雕刻大师


文殊师利像两侧的岩壁上现存圆形小龛 8 个,其中菩萨身体右侧 5 个,左侧 3 个。由于左侧岩体的边缘残存两处圆龛痕迹,推测原本亦为 5 个圆龛,构成对称格局。但是文殊右手边背景佛像风化特别严重,却也是茗山寺波纹肌理最美之处,谁看了都会忍不住喜欢。

5 号龛面向正北, 立面呈圆拱形, 位于山崖转角处, 底边宽 4 米、 高 6.1 米。 龛内凿刻毗卢遮那佛立像一尊, 身高 4.7 米、 头高 1.4 米、 肩宽 1.7 米。

此尊毗卢遮那佛面相圆润清丽, 螺发垂耳, 鼻部略有残毁, 身姿颀长, 衣纹流畅, 姿态左右基本对称, 只在细微处稍有差别。 双手结智拳印, 风化较为严重, 腕部各戴一镯。 跣足立于莲座之上, 足前掌和莲座风化也较严重。


佛像造型整体简洁明快, 最为复杂同时也最为精彩之处在于头顶的花冠。 花冠正中化出的形象为柳本尊像, 该像主要见于安岳和大足的石窟, 反映了古代四川地区流行的“川密” 信仰。柳本尊,就是之前游记,我说他的修行很是“蛋疼”的那位居士了。

转过山角,8 号龛又名“观音堂”, 是茗山寺石窟诸龛中内容最为丰富的一个。龛平面呈马蹄形, 前部为近年搭建
的木质屋檐,上门加锁,后期人为干预严重,明清时期的碑刻和小型造像大都在此处集中存放。

此龛主体为背靠山体的两尊菩萨立像。 造像位于基座之上, 座高 1.15 米, 右侧为观音菩萨, 左侧为大势至菩萨。 两尊造像尺度相仿,通高 5.1 米、 头高 1.1 米、 身宽 1.8 米。

所以有点闹不明白,观音已在二圣像其中,为何后来又要加塞一个座前小观音,变成观音主场?不过看工艺也还将就,不算慈眉善目,但也不是那么不可接近。

观音堂进不去,基于此前你懂的原因。门缝小,镜头也伸不进去,所以只能手机进去逮个空儿。

里边东西虽多,但两厢杂乱,而且菩萨罗汉尽皆无头,碑刻也不甚清楚,不好看所以就不放图了,放个平面图示意完事。

据资料中描述观音堂内现有碑刻 7 块、摩崖题记 3 处, 以及释迦、 观音、童女和十二圆觉等高约 1 米的石造像。碑刻中较重要的有乾隆四十六年 (1781年) 的培植碑。 摩崖题记风化严重, 未见纪年信息。 部分造像的来源不甚清楚, 保存状况亦不完好。 龛内还有清泉圣水一眼。


▲ 12 龛第 11 座疑似天王像

现存石窟遗迹到了观音堂基本就算瞻仰完毕,但落下了第 12 龛,我是故意,因为此龛不是佛和菩萨而且风化过后的风格与前面诸龛完全不同,倒是与我们后来在马路边发现的野龛接近,所以故意排到最后。其实,按浏览顺序这才应该是第1龛,所以我以为西南民族大学的调查简报,分布图里把它排到 12 龛,想来也是和我的用意差不多。

总之,前面 5 龛才算是我此前见过的最美的佛雕。


12 龛坐北朝南, 位于茗山寺山门西侧, 龛前建有木质屋檐和石质廊柱。 龛平面呈凸字形, 原是崖壁上向外突出的不规则岩石,于岩体表面雕凿造像。 造像风化严重,形容枯槁可怖,就像骷髅架上放了一对眼睛。

现存单体造像 11 座,其中由最西端 9 座大致处于同一水平线 , 且体量 、风格相同,应归属同一组,造像都身着铠甲, 面部表情夸张狰狞, 差异在于所持法器和姿态 。第 10 座与前 9 座体量相当, 但位置稍靠下且处于转角处, 加之风化严重, 难以判断与前组造像的关系。 最后一座位于朝东的崖面上,体量略大 ,造型也有所不同,似为天王像, 竖眉鼓目、 髭须浓密,应该不属于前一组合。

后来,出了茗山寺往安岳县城方向前进时,在公路边又发现一野窟也是风化极为严重,比 12 龛更甚,而且佛像都不完整,应该是文革期间全被砍了头。


即是野龛,自然无从查证,佛像背后有字不清,不能辨认完全。要不是其中有石工留名:“奉佛李(大)朝男李(大)元□□”,仅从风化过后的大体衣着服饰,已然汉化过后的佛像嘛,差点就让我以为这是道教石窟。


非专业人士就一点可怜之处,只要没人介绍,没有资料可循,那就只会端起相机说:“好看,好看。”但你要问我好看在哪儿?我真不知道,反正比我好看,哈哈。


▲ 茗山寺和毗卢洞的“狗保安”/ 摄影:Ant

离开茗山寺时,正好遇到也是从重庆冒雨出来的两个小年轻,学生模样,带着老人来课钟点卯。老司机于是便央求帮带零食给庙里的狗……老司机和好多游记作者一样也是爱心泛滥,总觉得守庙的狗子都吃不饱,都好可怜,之前在孔雀洞,后来在毗卢洞,他的轨迹图里都有出现“狗保安”的踪迹。我笑他多虑,没养过真正的田园犬,还好他没反诘我没爱心,不然我可就要不怕围攻的吐槽爱狗人士的伪善了,嘿嘿。


▲ 茗山寺外的神庙,所求六畜兴旺 / 摄影:Ant

本来嘛,“马牛羊,鸡犬豕,此六畜,人所饲。”同为六畜,凭啥狗就要高猪牛羊一等?别跟我说狗通人性与人更亲近,我农村人说老实话,养过各种宠物的也该知道,六畜当中其实无论哪样,你喂好了都通人性,都和人亲近不得了,买卖牺牲都会让人舍不得。我到现在都记得小时候养过的那只一唤就来,会跑操,会开水笼头的可爱的小牛犊,那最后还不是该咋是咋,被别人买了去……

慈悲,其实是个伪命题!所以我观佛并不信佛,当然也没忌口,言外之意你懂的,呵呵。

因为两年前就去过毗卢洞了,所以我就没陪老司机进去,省下一包烟钱。

在路边闲逛的时候,发现毗卢洞前面竹林里的菌子长得也挺好看,只不知食得食不得?嗯,不独信众,那些口口声声讲慈悲的人都该改吃素,古有神农尝百草,而今谁来试试先?嘿嘿。

等老司机再出来,打马扬鞭,便往木门寺而去也……

图文资料参考:
《四川安岳县茗山寺石窟调查简报》.西南民族大学石窟艺术研究所.四川文物.2015年第3期.总第181期

往期相关游记:
① 《明王度劫,古塔镇妖,也来扒一扒安岳孔雀洞和报国寺
② 《不懂装懂,逛一逛安岳石窟
③ 《普州寻墓,补一回小学课后作业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