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你是否更想看清未来?

原文转载自 「知識分子 | 深度」 ( http://zhishifenzi.com/depth/depth/9694.html ) By None

预计阅读时间 0 分钟(共 0 个字, 0 张图片, 0 个链接)

Jietu20200728-141030

图片来自un.org

 

●         ●         

 

未来,是人类从未停止探索的话题。2020年,当我们站在时代之交,看着又一个十年切换而变化斐然的世界,恍然已置身当年的“未来”。2020年全人类正在经历的新冠疫情“大考”,加大了大家对未来的猜想:未来科技能否带领人类战胜更多的未知病毒?人类的发展还将遭遇哪些威胁?面对未来,人类还能做哪些准备?

 

《未来生活简史》一书的出现,让读者用一本书的时间了解未来与每个人最相关的科技是如何影响人类的,并站在未来学的高度,解读了科技发展给人类工作、生活和思维方式带来深远影响后我们的对策。该书得到了大名鼎鼎的未来学家、简史三部曲(《人类简史》《未来简史》《时间简史》)作者尤瓦尔·赫拉利的盛赞,称之为“趣味横生,登高博见!”他读罢全书并热情将其推荐给读者:“阅读本书,你将了解人类去向何处。”

 

未来学家真的可以预测未来吗?

 

当你听到“预测未来”这个词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什么?如果你是西方人,可能会想到古希腊预言家德尔菲女祭司。据说,德尔菲女祭司坐在地上的裂缝处,地缝中会冒出含有致幻物质的气体,少量吸入这种物质会使德尔菲女祭司做出含糊不清的预言,而这些预言在事情真的发生之前都无法让人理解。有时女祭司也会稳扎稳打,做出无论最终事实如何都能解释得通的预测。据传说,吕底亚的克罗伊斯国王问德尔菲女祭司是否应该进攻波斯时,她含糊地回答说:“如果克罗伊斯国王越过哈利斯河,一个伟大的帝国就将覆灭。”国王以为祭司指的是波斯,于是发动了进攻,结果大败,覆灭的其实是他自己的帝国。即使在今天,未来学家也会面临类似的难题,很难做出完全精准的预测。倘若真有一位未来学家毫不含糊地宣称某件事将发生,甚至态度还有些咄咄逼人,那么他多半是个江湖骗子。

 

那么未来学家到底是如何预测未来的呢?未来学家的主要工作是调查当前的趋势,并据此来描绘未来可能出现的场景,指出世界前进的道路和大致方向;并通过这种方式为私营企业、政府机构或联合国、欧盟等国际组织的决策者提供帮助,让他们在决策时能够考虑到数种可能出现的未来场景,尽可能做好准备。觉得有点儿失望?虽然未来学家无法绝对肯定地预测某一种未来,但却能勾勒出我们看不见的多种可能。但正如未来学家彼得•毕晓普(Peter Bishop)和安迪•海恩斯(Andy Hines)所说:“如果未来不可知,那么知道一些(可能性)是不是比一无所知更好呢?”

 

“下一代的科技发展对于上一代来说总像一部科幻小说。”

 

在《未来生活简史》一书中,作者就勾勒出了三场科技革命在未来改变人类的工作、生活和思维方式,甚至在未来重新定义人类的场景。这三场革命已经开始,它们分别是:

 

个性化制造革命:个人掌握设计和制造各种材料和物品的能力,在这场革命中,3D打印技术把制造能力从大型工厂和富人那里转移到普通大众手上;提升人类的创造力,削弱等级分化。

 

智能革命:计算机开始模仿人类的部分语言和思维能力,人类也在此过程中得到提升。人类和电脑、活人和死人的界限会变得模糊,人类的定义将被不断超越。

 

生物革命:人类赢得了对其他物种及自身的生物控制力,并开始施加影响,让世界变得更健康、更睿智、更美好。

 

 

去吧!奇妙的人!去攀科学指引的高峰,

去吧!去称量地球、空气,去测定潮汐。

——亚历山大·蒲柏 《人论》

 

三场革命的发展不仅将在各自领域改写人类的未来生活,各个发展领域之间的碰撞还会激发出更令人可期的未来场景:纳米技术+3D打印技术将让“物品按需打印”成为日常,开启物资极大丰富时代,迎来一个乌托邦式的未来;智能革命+生物革命将引发智人的终结和一个新物种(技术人)的开端,人类将超越自我,进入一个更大、更丰富、更复杂的生存状态;三场革命或将在外太空实现聚合,人类得以以计算机形式或生物形式移居外星球,把人类的精神、思想和文化带到其他星球或更远的地方,给宇宙注入生命。

 

疫情之下,你是否更想看清未来?

 

随着人工智能、大数据、3D打印等技术的应用,数字化、智能化逐渐深入生产制造、建筑设计、医疗等各行各业,其中医疗行业随之进入了数字智能化转型升级的新阶段。尽管医学取得了巨大进步,但面对病毒,我们依然十分迷茫。在病毒面前,我们并没比一个世纪前强大。2020年新冠病毒的侵袭,让人类再次面对病毒这个顽固的宿敌,仍旧惊慌失措。

 

“这样的惨剧不会消失在历史中,下一场大流行只是时间问题。”

——NETFLIX纪录片《流行病:如何预防流感大爆发》

 

未来科技的发展是否可以帮助人们对抗病毒,抵御大流行带来的混乱?书中,作者提道,正在进行的生物革命中,科学家们利用创新纳米技术方法在人体中为病毒制造陷阱,在不受人体自身免疫系统的影响下,将病毒摧毁并清除。或早或晚,我们终将战胜病毒,重新掌控自己的命运,利用纳米技术的力量重建我们周围的世界,同时也重新塑造我们的身体。当生物革命达到顶峰,基因工程和纳米机器在我们周围和我们体内辛勤工作时,我们没有理由不赢得这场战斗。

 

除去病毒,未来生活中人类还会面对哪些可能的威胁?3D打印武器、毒品会引起犯罪活动与恐怖活动,且难以监管?虚拟实体犯罪如何判决?黑客删除数据使虚拟实体“死亡”,算杀人吗?当基因测试成为时尚,穷人与富人的基因差异可能会越加显著,以至于两个群体无法共育后代,这也意味着,人类将分裂为两个新的物种?……这些说法听起来可骇,却是我们无法忽视的问题,作者也将在本书中对如何预防和解决这些问题进行探讨。 

 

“想象一下,一个登山者艰难地攀上了一座险峻高山的顶峰。这座山几乎是未知的。他知道,向前一步,他将迈向未知的领域,成就伟业,但如果这一步走错,他就会粉身碎骨。


今天的人类就处在相似的境遇之中。”

                                                     ——罗伊·泽扎纳

 

也许在未来几十年时间里,人类就可以制造出拯救生命的万能药,甚至长生不老,死而复生,可以将思维上传至云端,存储在人造卫星上;与此同时,这些科技也会化身恐怖的战争工具,摧毁一切。这些科技的发明者都是最聪明的人类,他们用智慧提供科技工具,但发明者往往无法看清前路,他们过于关注当下,着迷于新事物,所以他们无法告知我们如何正确使用。因此,使用工具的我们应该认真思考:人类该持怎样的价值观对待和利用科技赋予我们的力量,和平、包容、对话的方式是否能带领人类走向最终目标?请各位读者慢舒卷轴,让思绪飞向未来,在《未来生活简史》中寻找答案。

 

从现在到未来

 

过去的几个世纪里,我们集中了大量资源,试图通过科学来了解我们周围的世界。在过去的200年里,我们开发了许多技术,从蒸汽机到 飞机,再到智能手机,我们似乎拥有了神一般的力量;我们目睹了工业革命的全面成果。现在,我们正要迎接同时到来的三场革命。

 

第一场革命是由3D打印机推动的个性化制造革命。在这场革命的顶点,所有的物质都会变成数据。珠宝、食物、玩具和药品……所有这些物品都将被转换成数字格式,在人与人、家庭与家庭之间传播。接收到这些数字文件的人无须走出家门,也不需要什么专业知识,就可以把它们打印出来使用。每个人都能随时随地享受到其他人创造的创新产品,就像我们今天可以自由地、不断地取用维基百科上的信息一样。这将是生产史上的一场深刻革命,伴随着巨大的失业浪潮,对实体商店、生产工人、卡车司机和大型零售商造成极其严重的冲击。

 

第二场革命,也就是智能革命,也会在同一时间启动。我们会开发出能模拟人类思维过程,或者至少能与人类进行交流的计算机和算法,其技能增强到可以与人类混淆的程度。革命来临时,智能计算机将接管某些专业领域,如提供客户服务、撰写报纸文章、驾驶汽车,甚至提供医疗建议。在智能革命的顶峰,计算机或许可以密切了解我们的需求、爱好和欲望,来指导我们生活中的每一步——计算机会比我们自己更好地识别和理解这些需求。

 

智能革命到达顶峰时,生物和非生物的界限会变得模糊。计算机将在虚拟世界中扮演人类的角色,并能够通过重建死者的在线行为和写作模式,实现数字化的“复活”。可以想象,在短短50年内,我们就会看到两种不同类型的人:拥有原始物理身体的生物人类和虚拟世界里的人类虚拟替身。

 

之后,生物革命将达到高潮,甚至会把我们这些有血有肉的生物实体转化为虚拟实体。


生物革命会让我们能完全控制自己的身体。我们终于可以弄清楚人体内每个细胞的功能,以及我们遗传密码中每个字母的含义。随着诊断和医疗技术的发展(智能电脑的一部分功劳),我们就可以更好地应对各种疾病,用纳米机器来延长寿命,恢复活力。我们甚至能活着见证大脑和计算机的融合。那是终极的,也是必然的结果。

 

其实在如今的公开市场上就已经有脑机接口程序了。它们就是脑机连接的一种形式。这种接口程序会变得越来越先进,最终我们就可以用它们直接向大脑发送信息,甚至植入记忆。这些接口程序会与人脑融合,让我们逐渐用电子产品和计算机大脑模拟来取代大脑的某些部分。

 

这种逐渐的替换将确保被转移到计算机上的人仍然是同一个人,避免在大脑模式被复制的同时出现原始生物大脑逐渐萎缩的情况。最后,人类会融合到计算机中,并在虚拟生活中被唤醒。

 

当这三场革命达到高潮时,我们会看到三种不同类型的实体,其中只有一种存在于物质世界中。第一类是生物人类,他们会强化自己的身体,达到最佳健康和长寿状态。第二类是能模仿人类语言的数字实体,如沃森计算机,它们几乎可以与真人混淆。第三类呢?他们会是我们一直渴望成为的那种人类。我们称他们为自由人。他们不再受制于身体的衰老。他们将是纯粹人类心灵的终极表现,居住在虚拟世界中,根据自己的需要进行编程。在某一阶段(虽然不太可能在21世纪内),这些实体将连同其计算机化的住所一起被送往外太空,去检查那里的生物定居点。

 

《未来生活简史》里说的长期预测都会成真吗?

 

当然不是!目前是人类历史上一个不稳定的阶段,任何降临到人类身上的灾难都可能扼杀所有科技进步的萌芽。自然灾害、全球变暖、核战争或生物战争、致命的流行病——其中任何一种都可能将革命往后推迟,甚至会让人类彻底脱离实现革命的轨道。

 

更糟糕的是,技术革命本身就可能阻碍人类对美好未来的追求。如果自动驾驶汽车出现一次大规模连环事故,我们可能就不会再信任这些数字实体。如果一名恐怖分子用3D打印机制造了尖端武器,政府就可能全面禁止这项技术。实验室里的一种致命的转基因细菌可能会导致人类的灭亡,或者让我们的文明倒退几十年。

 

所以说,要想继续在正确的道路上前进,我们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我们要为技术革命做好准备,投资教育和研发,并制定法规来规范技术的使用。这些措施会帮我们实现人类所期待的光明未来,进入外太空。更重要的是,不管人类未来的化身是什么样子,最终能超越肉体的束缚。

 

传说有一位智者,一个顽皮的孩子想愚弄他,就在手里紧握了一只蝴蝶,问他:“蝴蝶是死是活?”

 

智者的回答值得我们铭记:“在于你。”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