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汽车用到了越来越多的曲线?

原文转载自 「爱范儿」 ( https://www.ifanr.com/1347477?utm_source=rss&utm_medium=rss&utm_campaign= ) By 艾 梵

预计阅读时间 0 分钟(共 0 个字, 0 张图片, 0 个链接)

现在,是过去的未来。概念,指向着现在的未来。

当我们回看《2001:太空漫游》的时候,你很难想象这是一部 1968 年的电影;而当我们看见奔驰宝马面向未来的概念车时,未来在我们心中也有了雏形。

在任何时候,我们对于未来的想象都是流畅的,运动的,属于曲线的。

作为最能体现工业水准的产品——汽车,它的形态发展史,体现了设计、审美、技术甚至是时代的印记。而一个毫无疑问的设计取向和趋势就是,汽车设计中,用到了越来越多的曲线。「汽车就是个方形铁盒子」则成为了属于上个世代的记忆。

Coupe 曾经属于高端车型,现在更加亲民了

如果是在早几年,看到车型后面有个 Coupe 后缀,那么前面的车型和品牌大多都不一般。

原先狭义的 Coupe 含义,已经从双门轿跑的狭义含义,延展成了带有运动气息溜背车型的广义 Coupe,开创了四门轿跑 Coupe 先河的奔驰 CLS Coupe 自然是 Coupe 车型中的巨星,一度有「最美奔驰」的美誉。

而当一些 SUV 车型冠上 Coupe 之名之后,小巨人也有了动感。

BMW X4 Coupe 和奔驰 GLE Coupe 自然也列在了经典车型的列表之中。

类似的,奥迪带溜背造型的车型,也都并不便宜。也就是说,在曾经的豪车品牌体系内,不管是 Coupe 还是溜背,都意味着「高端」专享。

即便在许多汽车厂商的销售大盘里,Coupe 车型并不是销量中坚,但它的存在,就像大宅子的门,打开之后看到的就是更广阔的未来;或者说是蛋糕上的樱桃,是点睛之笔。

从狭义到广义,冠以 Coupe 之名的车更多了,不仅意味着车型更广,也应该顺延到价位段更广。

近两年,不少的国产 SUV 也发布了 Coupe 车型,旧时王谢堂前燕,也能飞入寻常百姓家,像广汽传祺的明星车型 GS4,也顺势有了 GS4 COUPE 新车型,十五万左右的预算也能在 SUV 上获得运动感和年轻态。

当然,不管是运动感和年轻态,都是整体设计的结果,二者其中的关键点,就是开头所说的两个字:曲线。

直线属于人类,曲线属于上帝

特斯拉皮卡 Cybertruck 甫一出世,刀劈斧砍的线条马上就引来了围观群众,坊间关于它的讨论也都集中在外形方面。这里不做褒贬,但它的线条造型能引发如此多的讨论,还是因为它和主流设计大相径庭的缘故。

直线凌厉,曲线包容。直线和曲线的交锋,也一直在人类的设计史里记载着。

从传世设计师高迪的米拉之家,到象征帝国工业进程的齐柏林飞艇,以及体现隽永审美的同名音箱,到智能手机背部金属或者玻璃的 3D 弧形倒角,再到装 AirPods 的小盒子,甚至是 iOS 图标的圆角矩形,曲线的运用在设计中无处不在。

至于汽车领域,我们不妨回到公认的汽车设计黄金时期:上世纪六七十年代。

在毒奶还不流行的年代,来自对手的赞美就是一种至高的荣誉,而当对手是业界大师的时候,这种荣誉就显得更加珍贵。恩佐・法拉利眼中最美的汽车不是一辆法拉利,而是 1961 年面世的捷豹 E-Type。

捷豹 E-Type 之美,就是美在完美的线条。

同样是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兰博基尼的风格还不像如今这样充满攻击性,那时候的它,甚至有点儿妩媚。Miura P400 是兰博基尼第一款车名与蛮牛相关的跑车,Miura 是西班牙著名公牛驯养家的名字。

在 Miura P400 和 捷豹 E-Type 上,我们可以看到当时跑车设计的一些共同之处,比如修长低矮的车身,流畅优雅的曲线,连贯到底的背部弧度等等。

类似的风格不仅影响了欧洲的跑车设计,亚洲这边也是殊途同归,1967 年面世的丰田 2000GT 可以算作是日本第一辆超级跑车,当时日本的汽车产业正从抄袭走向模仿的阶段,所以可以看到丰田 2000GT 颇能体现当时日本汽车的阶段状况。

再往前看,在现代汽车工业的初期,也就是二战前后,我们还可以看到汽车在曲线运用上的一些尝试。

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工程师们发现,当车速超过 100 公里每小时之后,发动机燃烧石油所产生的能量都消耗在了克服空气阻力上,因此开始尝试怎么去降低空气阻力,也就是风阻。于是就有了克莱斯勒 Airflow 这辆车,它是第一款尝试利用空气动力学解决风阻问题的汽车,也就有了它前面圆润的曲线。

不过很可惜,超前的理念也意味着超前的风险,当时的工业水准以及成本控制能力满足不了克莱斯勒 Airflow 的如期合格量产,最终的订单要么被鸽,要么变成问题车。

在克莱斯勒 Airflow 几乎同期,另一辆圆乎乎的汽车却大获成功。不管世界如何改变,二战冷战越战,甲壳虫车型不变的就是一脉相承的造型。不过,圆乎乎的甲壳虫在空气动力学上其实是个反面教材。

可以说,这些都能名留青史的汽车车型,基本上都离不开对曲线的精妙运用,其中大多都有溜背曲线造型。

这样的造型取舍,线条运用,肯定不是简单的巧合,或者说审美趋同。

有一本哲理书籍叫做《上帝的残屑》,有个思想是人类其实是全知全能上帝的无数残屑,只有人类的认知不断进步,这些残屑才能重新组成为上帝。

借此套用那句话,直线属于人类,曲线属于上帝,也正是因为人类在工业制造能力上足以加工曲面车身,审美设计发现了曲线的美感,汽车才得以成为曲线最优美的载体。

所以到了汽车工业高度发达的现代,当年克莱斯勒 Airflow 的探索与失败,就变成了无数成熟的车型,汽车行业也开始能够手持利器御风而行。从概念车到量产车的演进,是成熟的工业体系的象征。

让 Coupe 车型大众化的 GS4 COUPE 也是这样的工业体系内把曲线从抽象变为具象。

▲ EV COUPE 概念车,图片来自新浪汽车

早在 2014 年,传祺就在广州车展上发布了名为 EV COUPE 的概念车型,到了 2017 年的北美车展,融合 SUV 和轿跑特征的概念车 EnSprite 面世,曲线也早已不再难以驾驭了。

▲ EnSprite 概念车,图片来自汽车之家

但是,曲线的魅力不止于此,它的优势还存在于看不见的地方。

曲线,也是驾驭风的奥秘

Coupe 这个单词总是能够和跑车联系在一起,不知道是感性的运动感官体验占多数,还是因为理性的优秀空气动力性能。

▲ 不同形状的风阻

在石油能源的黄金年代,铁盒子汽车设计大行其道,一是由于这样的车身结构便于冲压,易于制造,成本低廉;二是当时人们对节油的需求并不强劲。

但是不可避免的,箱型汽车风阻一般都非常大,跑起来耗油,油老虎劳斯莱斯幻影,奔驰大 G 这类车型不光是发动机排量大,车体本身的风阻也很大。某种程度上说,不惧风阻不怕油耗高,也是「土豪」的象征之一。

当然,绝大多数的汽车还是得好好考虑风阻这回事,尤其是燃油经济性被提得越来越多的情况下。

所以,曲线溜背造型也给 GS4 COUPE 这样的 SUV 轿跑车型以非常低的风阻系数:0.295。风阻系数比它低的 SUV,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当然,溜背曲线只是降低风阻的一个必要条件,GS4 COUPE 上其他的设计也起到了重要作用,毕竟这是个系统工程。

这里面用到降低风阻的设计足有八种,比如后移且倾斜的前风挡,启动鸭尾造型可以减弱尾涡,导风口解决车头气流分离等等。

实际上,备受赞誉的捷豹 E-type 是由捷豹最具影响力的设计师和空气动力学专家 Malcolm Sayer 操刀,Malcolm Sayer 在艺术和数学上都有资深造诣,所以他能兼具设计师和空气动力学专家的身份,成就 E-type 这样传奇的车型。

回过头来看这一批把曲线用得出神入化的车型,我们感叹于它们速度感的同时,也惊讶于他们设计的生命力,那些半个世纪前的车型在今天的审美看来依旧年轻。或许,这也是许多车厂把年轻化构想放在 Coupe 车型身上的原因,因为年轻的要义在于蓬勃的生命力,而在汽车设计中,具有动感的曲线是最能诠释生命力的。

从这一点来说,汽车在曲线上的运用,也正好是数学和艺术的结合,理性和感性的交集。

#欢迎关注爱范儿官方微信公众号:爱范儿(微信号:ifanr),更多精彩内容第一时间为您奉上。

爱范儿 | 原文链接 · 查看评论 · 新浪微博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