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游:甲斐与伊豆

原文转载自 「Beyond the Void」 ( https://byvoid.com/zhs/blog/jp-roaming-kafi-idu/ ) By None

预计阅读时间 0 分钟(共 0 个字, 0 张图片, 0 个链接)

Beyond the Void https://byvoid.com/zhs/blog/jp-roaming-kafi-idu/ -

时间回到2020年3月,日本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之前,正值樱花季。我花了一个周末的时间游览了甲府和伊豆半岛的修善寺、伊东与热海。

BYVTrips

日本这个时候四处游客已经开始减少,尤其是来自中国的。然而欧美游客还是可以看到一些,为四月的病毒爆发埋下了伏笔。

第一天:从善光寺到修禅寺

还没到春分,为了充分利用白天的时间,我早上不到六点就起来了。乘坐山手线赶到新宿,坐上了之前网上预约好的京王巴士。巴士早上七点发车,直达甲府。巴士只要2000日圆,相比昂贵的中央线特急列车票价则接近4000日圆。新宿巴士站干净整洁,秩序井然,比我预想的还要好。

新宿巴士站

车上睡了两个小时,只依稀记得中途有很多站是在高速公路上,行人可以直接从高架路下去。一睁眼正好到了善光寺,立刻跳下了车。

这个善光寺的全名叫甲斐善光寺,因为各地有好几个善光寺。这些善光寺并非总寺和分寺的关系,而有更复杂的渊源。善光寺的名号可以追溯到飞鸟时代的白雉年间,也就是刚刚大化改新后,日本大规模引入佛教的时代。善光寺最初建在信浓国,其最有名之处是百济圣王进献的绝对密佛。在奈良时代,信浓国算是偏远之地,能有这么著名的寺院很不容易,因此也招来了战火和觊觎的各方势力。日本战国时期大名武田信玄为了避免战火波及信浓善光寺,将其本尊「百济绝对密佛」转移到了他的封地甲府,于是在此地建起了另一座善光寺。

「绝对密佛」后来去哪里了众说纷纭,尽管普遍认为回到了原来的信浓善光寺(今长野),然而由于其绝对秘密,不可公开展示,几百年来从没人看过绝对密佛。据记载,善光寺的绝对密佛除了在白雉5年(公元654年)公开展示过,后来就再也没有人见过了。七年一次的「御开帐」展示的只是多年来反复复制的替身。这背后隐藏了一个基本的哲学问题:无法观测的对象是否认为其存在?鉴于一直没有人真正观测过,不妨就把它叫作「薛定谔的佛」吧。

跟香火鼎盛的信浓善光寺不同,甲斐善光寺冷冷清清,山门和金堂甚至还有年久失修的破败感,与日本常常整旧如新的古寺相比黯然失色,倒是有一些北朝鲜和中国二十年前的古建筑的样子。

甲斐善光寺

看完善光寺本来我打算坐公交车去武田神社,但是走到车站发现赫然贴着临时取消的告示。原因是为了防止新型冠状病毒,山梨县立科学馆临时关闭,于是公交线路也一同关闭了,也许平时乘这个线路的人大多是去科学馆的吧。

我只好临时改变计划,走路四十分钟来到了甲府城公园。甲府得名于甲斐国(历史假名遣かひのくに),因令制国的国府所在而得名甲府。现存的甲府城是丰臣秀吉下令建筑的,一直到明治维新后才废除。现在甲府城下面有些复原的城门,上方保留了天守台石垒。从天守台上眺望景色不错。

甲府舞鹤城

考虑到去武田神社不太方便,看完甲府城后我决定离开甲府,坐东海旅客铁道身延线特急列车「宽视野富士川号ワイドビューふじかわ」前去富士,然后转东海道本线到三岛,最后换伊豆箱根铁道骏豆线去修善寺。我本来预计可以用交通卡,就只买了甲府到富士的自由席特急券。日本的火车票都是把基本票和快车票(特急券)分开卖的,这一点在其他国家很不常见。这样有个好处是可以按需分段购买。然而当我刷卡进站,走到月台才发现身延线不能用交通卡,周边又没有工作人员,于是只好直接上车。这种情况其实也偶尔会遇到,一般来说都是因为跨了不同铁路公司的区域,或者从主干线直接转车到了运量小的支线上。运量小的支线为了缩减成本,一般出入口都不设可以读交通卡的机器,甚至有点连闸机都没有,因此需要人工车上检票。

身延线

等了一会儿,终于遇到列车员查票,我用不熟练的日语解释我用了交通卡进站,于是列车员准备让我补票,然后消除我的交通卡进站记录。但是他的手持机器一直无法读出我的手机上的Suica卡,最终给我写了一个纸条,让我到站再补票。

虽然最后出站没什么障碍,但是如果一点日语都不会,譬如外国游客,那么会很麻烦。大部分旅游、交通业者不懂国际通用语(英语)这一点一直是日本吸引外国人的一大障碍,即便是到了2020年,本来要迎接大量看奥运会的外国游客,也没有解决。最夸张的一个新闻是2017年初的一个新闻:新宿御苑的售票员因为怕跟外国人说话,而在两年多的时间内共计让16万名外国游客免费入园,为公园损失了上千万日圆的门票收入(来源)。

多次转车之后,终于抵达目的地修善寺。修善寺火车站和修善寺温泉区域之间还有一段距离,既然要再乘公交车,我就直接坐到了一个叫「虹之乡」的游乐公园。虹之乡收1220日圆门票,里面面积很大,分英国村、加拿大村和日本村三大部分,还有小火车连接。每个部分都有当地特色的建筑,再配上音乐和店铺,让人很有沈浸感。英国村里的建筑都是都铎式的,很有英格兰小镇的感觉。我在里面逛了一个多小时,直到下午四点关门。

虹之乡

这种风格的公园可以说是日本的特色,以文化观光为主,并没有大量刺激的游乐设施。这一类公园中我目前为止最喜欢的是名古屋附近的明治村。

出来之后我继续沿着路走到了「修善寺梅林」,本来觉得这个季节可能可以看到梅花,但实际大部分树木还是光秃秃的。穿过梅林,来到一条杉树林间小道,沿着这里下山到了修禅寺。

修禅寺现在是一个曹洞宗的寺院,属于禅宗一脉。据说是空海大师创建的,原来属于真言宗。镰仓时代名叫「修善寺」,后来寺院改宗禅宗,故更名「修禅寺」。虽然寺院叫「修禅寺」但地名还是叫修善寺温泉。日语「修禅寺」和「修善寺」正好是同音,都是しゅぜんじ。日语汉字没有声调,吴音的全浊声母一律保留。中文官话的常母字平声变成了塞擦音ch,仄声变成了擦音sh。「禅」这个字平声读chán,如「禅宗」,仄声读shàn,如「禅让」。

修禅寺有不少游客,因为恰逢寺院内樱花盛开,景色非常美丽。

修禅寺足汤

从寺院出来,我又逛了旁边的日枝神社,桂川对岸的指月殿。指月殿纪念的是被暗杀的第二代镰仓幕府将军源赖家。接着走到河上和枫桥和桂桥,中间有一段竹林小径,景色清幽。最后到河边的露天足汤泡脚,传说是弘法大师的神通产生的温泉。

修善寺足汤

晚餐过后,我又到河边的一家小公共温泉「筥汤」泡澡。筥汤号称有数百年历史,建筑是纯木制的,包括了浴场内的地板和浴池。入浴费用只要350日圆,真的十分便宜。

筥汤

第二天:东海、按针、美术馆

早上起来外面下起了雨,一查天气预报发现一天都下雨,就像梅雨季节一样。离开修善寺之前,我又去了一遍枫桥和竹林小径,雨中的竹林与溪流更加清幽。

修善寺竹林

从修善寺温泉坐上公交车,到修善寺火车站换车,又坐了一个小时的车到达半岛的另一边伊东市。途径山上,雨中的树林里飘起了雾气,显得更加神秘了。

我曾经来过伊东两次,但是都没有参观著名的「东海馆」。东海馆是一个日式传统的纯木制建筑,高达三层楼,上方还有塔楼,建于大正末年。自昭和三年开始营业,一直以温泉旅馆经营到1997年。现在东海馆已经变成了博物馆开放参观,门票只要200日圆,可以一览曾经的每个客室和大广间。房间的装饰典雅又精致,还有不少历史资料陈列。一层有温泉开放,只是我去的太早了还未开始营业,就放弃了体验。

东海馆

东海馆有一个房间里面展示了传奇人物三浦按针的故事。三浦按针是一名英国船员,原名William Adams,1598年加入了荷兰东印度公司,前往远东从事香料贸易。但是由于遇到了海难,原本五艘船最后只剩下了一艘,在十九个月后漂流到了九州的臼杵。上岸后他们立刻被当地大名抓捕,并被耶稣会的传教士指控为海盗。幸运的是Adams见到了德川家康,并解释了他们航海的缘由以及耶稣会对新教徒的迫害,成功取得了德川家康的信任。后来他被带到江户,帮助德川幕府在伊东建造了日本第一个西洋造船厂,甚至还代表日本出使菲律宾,与新西班牙建立了贸易关系。最终德川家康在三浦郡封Adams为武士,赐名按针。在三浦按针的影响下,德川家康将耶稣会逐出日本,并禁绝了天主教。英国东印度公司1613年在平户建立了商馆,其主要目的其实是与中国贸易,三浦按针参与其中,最终葬在平户。现在日本多个地方都有对三浦按针的纪念,伊东每年甚至有「按针祭」,东京日本桥附近还有「按针通」。日本在大航海时代有过不少的西洋人来访,很多都在日本留下了重要的印记,这也许是日本后来开国比大清顺利得多的一个原因。在中国的历史观之下,如此纪念这些洋人简直是不可想象的,看看现在鹿儿岛和上川岛的沙勿略纪念碑就明白了。

参观完东海馆,我就从伊东站坐火车去了热海。热海我也来过四遍以上了,但都以温泉观景为主,这次要去之前错过的MOA美术馆。MOA美术馆是1982年建成的,原名为「救世热海美术馆」。这名字显然来历不一般,该美术馆创立者名叫冈田茂吉(Mokichi Okada),是新兴宗教「世界救世教」教主。和所有的教主一样,冈田非常有钱,但他还是艺术爱好者和收藏家,以教会名义创立了两个美术馆,一个是箱根美术馆,另一个就是这个MOA美术馆。MOA是Mokichi Okada Association的缩写。

MOA美术馆

美术馆建在热海西边的半山上,从下方入口要经过多节扶梯才能进入美术馆大厅,每一段扶梯都有特别的光影设计。上方大厅极具艺术感,透过巨大的落地窗可以眺望山景。当天雾气缭绕,如置身九天之中。美术馆内不大,只有区区六个展厅,但每个展厅内都有瑰宝之作。其中我觉得最有趣的是「洋人奏乐图屏风」,这是一幅十六世纪的油画,作者是日本人,师从耶稣会传教士学西洋画,画中描绘了海港和山丘上奏乐的洋人。

洋人奏乐图屏风

美术馆外面还有一个附属的日本庭园,长满青苔的小径在雨中景色格外清秀。

MOA美术馆庭院小径

时候不早,我便在庭园里的餐厅,享用了午餐。

MOA美术馆午餐

下午离开热海,本来计划去小田原附近的大雄山,山上有曹洞宗寺院。乘坐伊豆箱根铁道到了大雄山站后发现雨太大,只好作罢。回到小田原坐火车前往根府川站,去希尔顿渡假村。这是我第二次来这里,上一次大概是一年前。这里是一座日本经济泡沫时代后期建造的高级渡假村,原名スパウザ小田原 ,1997年建成时造价高达445亿日圆。后来日本经济下滑,结局和当年很多天价地产一样,被廉价卖给了美国希尔顿集团。

这里我最喜欢的地方是建在山上的十二层高楼,所有房间都有阳台,面向东方,可以观赏无与伦比的海景。同时作为希尔顿集团一员,渡假村管理方式与国际接轨,不至于过于日式。渡假村大厅人并不算少,但是为了防范新型冠状病毒,自助餐、钻石会员休息室都关闭了,早餐也变成了定食。即便如此,在这里还是度过了美好的一个下午。

小田原希尔顿渡假村

第三天:相模国分寺

窗户是正对着东方大海的,清晨六点的阳光就已经十分刺眼了。经过了一天阴雨,这一天格外晴朗,上午气温就升到了二十度。在回东京的小田急火车上,可以清晰地看到远方被白雪覆盖的富士山。

富士山

回程我选择了在海老名转车,主要是体验去年十一月末开始运行的相铁直通线。直通车从海老名可以一路坐到新宿,中间有一段新设的线路,然后接上东日本旅客铁道的横须贺线。

在海老名转车的时候,我顺便走到车站附近的相模国分寺遗址。飞鸟时代大化改新之后,大和王权试图模仿唐朝中央集权,在日本各地建立了「令制国」,每个令制国都有对应的国分寺,以弘扬佛法。海老名附近就是当年相模国国府所在地,国分寺建在一个高台上。从火车站走过去大约要10分钟,车站广场上还有复原的国分寺七重塔。国分寺遗迹现在只剩下了地面建筑台基,但是能看出平安时代佛塔和金堂并立的伽蓝布局,与奈良的法隆寺极其相似。

相模国分寺

看完国分寺遗址回到海老名,正好赶上相铁直通车。坐上该车,经由新站羽泽横滨国大,一路都在地下,直到接上横须贺线和埼京线。

小结

此次旅行只有两天,但内容还算充实,也体验了日本的历史与现代,其中最大的收获是了解了三浦按针的事迹。

日本漫游系列文章

- https://byvoid.com/zhs/blog/jp-roaming-kafi-idu/ - 2007-{year} BYVoid
more_vert